•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快穿扮演npc的日常|密-欲(出軌,1V1)

        ?2022-02-11 17:20?? ?子墨??

        只是,這太衍宗也未免太破敗了一些吧,雖說劍宗一個個都把劍當做老婆,也一貫過著將金錢視為身外之物的生活??刹皇钦f正道門派一個個都是仙氣飄飄的嗎?溫昭覺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欺騙。
         
        要知道就算合歡宗因為喜好奢靡的生活,大肆享樂,每年花出大量錢財用于購置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導致賬上常常虧空,但合歡宗的宗門也是恢宏大氣至極,畢竟一個宗門的門面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這個宗門的實力,只有那些小門小派才沒什么錢裝點自己的宗門。
         
        溫昭不由撅起嘴,光看這門面就覺得太衍宗一定很窮,自己獨自一人來這正道已經很倒霉了,偏偏還來得是這種地方,她在心底又給魔道那幾個老頭記上了一筆。
         
        可是別說恒姜已經走了,就算恒姜還沒走......溫昭想想他那個堅決的態度也絕無帶自己離開的可能,她只能不情不愿地向前走了幾步,敲了敲宗門大門,心中暗暗希望里面能好一些。
         
        不一會大門打開,一個修士走了出來。溫昭還未開口,便感受到那個修士先是一驚,而后淫邪的眼神落到自己身上,從略微敞開的胸口掃過露出的半截腰再到纖細的腳踝,最后又回到了胸口。
         
        哼,什么正道第一宗,還不是一群色胚。溫昭在心里呸了一聲,更是看不起太衍宗的人,面上只是不經意地抬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領,遮擋住那名修士的視線。
         
        “咳,”那名修士注意到溫昭的動作才依依不舍地把快要黏在溫昭身上的視線收了回去,擺出一副虛偽的模樣對著溫昭笑起來:“這位道友可有什么事?”
        笑起來更猥瑣了,溫昭心里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她掏出恒姜早已準備好的交換文書遞了過去:“勞煩道友通報一聲,我是自合歡宗來貴宗游學的溫昭。”
         
        “游學?游學是什么東西。”那名修士拿過文書看了看,似是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溫昭心里一喜,莫非太衍宗這邊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那我豈不是可以回去了?她按下心中的狂喜,淡淡地說道:“可能是我們搞錯了,打擾道友了,我這就離開。”
         
        剛說完,溫昭就迫不及待地轉身就走,現在聯系恒姜還來得及,哼,這下那群老頭總沒話說了。溫昭在心里已經想好了回去以后要如何大鬧一場,狠狠指責那群老頭,然后心安理得地繼續過著自己的快樂生活。
         
        可下一秒,溫昭的手臂被拉住。
         
        “哎哎,這位溫道友別走啊,我去問問我們掌門,我只是一個守門弟子自然有不清楚的事。你也一道進來吧。”那名道友說著,手卻不安分地在溫昭的小臂上摸著,還捏了捏。
         
        溫昭激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頓時覺得自己被抓住的手臂都臟了。
         
        溫昭,忍住,你打不過人家。溫昭在心里反復勸說著自己,才堪堪忍住直接把這登徒子甩出去的沖動。
         
        就算是合歡宗,我們也是有原則的!她心里有點委屈,自己在魔道都沒受過這份委屈,那些魔道子弟哪個不是捧著自己,珍奇寶物隨自己一點便紛紛送上來?,F在來了正道反而還要被揩油,真是豈有此理!
         
        溫昭強忍著惡心的感覺,收回自己的手臂,臉上的假笑變得有些僵硬,就快維持不住了。她呵呵兩聲然后說道:“那就麻煩道友了。”
         
        進了太衍宗的大門,溫昭更是震驚,明明來來往往有不少弟子,卻連套統一的衣服都拿不出,甚至有些弟子穿得衣衫襤褸,溫昭還看見一個連鞋都沒有穿的弟子,那名弟子注意到溫昭的視線尷尬地縮縮腳趾。
         
        “這位道友,太衍宗真是返璞歸真啊。”溫昭抽了抽嘴角,往難聽了說,這什么破宗門,至少讓弟子穿上雙鞋吧?都說正道人人正義,按溫昭看來,就連魔道的大部分宗門也做不出這種苛待弟子的行為。
         
        溫昭嘴上沒有說出來,心里腹誹了半天,直到那名道友在一座大殿前停下。
         
        “溫道友,這里就是我們宗門的正殿,請隨我來見宗主。”
         
        溫昭點點頭,跟著進去,一進去幾乎晃瞎了眼。殿內桌子椅子甚至連那橫梁都恨不得鍍上一層金,陽光招進來反射出刺眼的光,這分明充斥著一股土豪鄉紳的氣質,一點也不像仙門大殿的樣子。
         
        好家伙,感情全宗門的錢全部用在這里了。
         
        溫昭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形成的所有對正道的認知被悉數打破,還沒等她再細想,就聽殿中央那晃得看不清的地方有一人開口說話:“應安康,你不在門口守著來這里做什么,我讓你來可不是讓你白吃飯不干活的。”
         
        一張嘴,一股濃烈的剝削味道撲面而來,溫昭傻了眼,感情貴師門一脈相承的剝削嗎?
         
        “宗主,我哪敢啊,”被叫做應安康的男人說著便走上前拉著宗主往邊上走了兩步小聲說話。
         
        “龔文彬,這可又來了一頭肥羊,你看她那穿戴可不便宜。”應安康一靠近大殿內的男人連宗主都不稱,而是直呼其名,還猥瑣地笑著,“你看這小美人露在外面的皮膚,嫩得能掐出水??茨茄凵?,我第一眼看到魂都差點勾沒了。”
         
        龔文彬看清溫昭的模樣也被那份美貌震得愣了一下,不過他生性謹慎,在起了色心前先說到:“你搞清楚沒有,這肥羊是什么來頭,你可別碰上硬茬子。”
         
        應安康拿出此前溫昭遞來的交換文書展開給他看:“你看這小美人是魔道中人,估計從來沒來過這里,還以為咱們這里是真的太衍宗。要我說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把她辦了也沒人找來。”
         
        龔文彬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嘆于應安康的大膽,但轉念一想,區區一魔道中人,就算死了,魔道的人也只會以為是真正的太衍宗干的,要知道想殺魔道中人的修道士可不少,哪能算到自個頭上。
         
        更別提,龔文彬看到那文書上寫著溫昭的宗門,合歡宗,那可是魔道赫赫有名的媚宗。有哪個修道士不知道,從那出來的人,無論男女都有一副好皮囊,更學了一身侍奉人的本事。
         
        光是想想,龔文彬不免覺得自己心跳快了幾分。應安康看他這表情,便知道事情已經穩了。他一轉身,向著溫昭走來。
         
        溫昭在兩人說話時,便覺得兩人頻頻向自己投來目光,怎么這宗主這幅賊頭鼠臉的模樣和那位應道友一模一樣。這真的沒問題嗎?溫昭原本無條件相信恒姜絕不會把自己送錯地方,可現在隱隱有了些懷疑。
         
        “溫道友,我們宗主說確有此事,你的住所已經安排好了,我這就帶你去吧。”應安康的目光又在溫昭身上流轉,看她一副柔弱的模樣,一臉恍然不覺的小白兔模樣,只覺得邪火亂竄,自己還沒嘗過合歡宗的人是個什么味道。想著,應安康忍不住舔了舔唇。
         
        溫昭警惕地看著應安康,她摸了摸藏在腰后側的匕首和隨身帶著的毒,稍稍安了心,決定先順應著應安康,一等到晚上便立刻逃跑。
         
        看溫昭答應下來,乖巧地跟著自己的模樣,應安康更是放下了戒備的心,果然是個蠢婦,恐怕等到被關入小黑屋才會反應過來吧。他心里開始期待溫昭發現事情真相時的表情,是不是會眼眶通紅嬌聲嬌氣地求著自己放過她呢,越想越是興奮。
         
        哪知溫昭在他身后把他表情的變化全部收入眼底,她不動聲色地取出一包毒握在手心,改了想法,準備一到房間直接將應安康毒暈綁起來,再細細拷問他們的意圖。
         
        這堂堂仙宗,外面這些弟子的可憐模樣和金碧輝煌的大殿反差太大,絕對有不對勁的地方。
         
        兩人都不是純良之輩,各懷鬼胎向著應安康所帶方向前進。
         
        溫昭觀察著周圍的環境,記下了一路以來的路。如今逐漸到了人煙稀少的地方,周圍無論是房舍還是弟子都越來越少。
         
        “應道友,我不與貴宗弟子同住嗎?”溫昭裝作不經意問出了聲。
         
        應安康后背一僵,假笑著開口:“溫道友是貴客,自然不與一般弟子住,我現在帶你去的是內門弟子住的地方。”
         
        “哦,是嗎?那太好啦。”應安康聽這話,不時用余光打量著溫染,觀察著她的表情,只見溫昭眉眼間還是一副單純的模樣,心中嗤笑一聲,更加認定了溫昭的愚蠢。
         
        “是啊,就快到了,溫道友請吧。”應安康加快了腳步,他已經有些蠢蠢欲動。
         
        等到已經沒有路可走時,應安康終于停下了腳步。眼前的房子確實如他所說要比一般弟子的要大了不少,但看這恐怕叫出聲也沒人應的環境,溫昭心底冷哼,這是真當我蠢呢。
         
        但表面上還是要象征性地敷衍一下,溫昭聲音中帶著驚喜:“應道友,這么大的房子是要給我住嗎?”
         
        應安康前頭推開了門,側身讓溫昭先進去,等她一踏入門便直接將門緊閉。
         
        “小美人,這下你可逃不了了,你就喊吧!但是就算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救得了你!”應安康直接撕毀了他那張虛偽的表情,淫邪地笑起來。
         
        可惜,他想象中溫昭的尖叫聲并沒有響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他一轉身便迎面而來的一大捧粉末,直接迷住了他的眼。
         
        一陣火辣辣的感覺竄上了他的眼睛,下一秒又變成又癢又麻的滋味,就像有無數只螞蟻在他的眼睛里爬,讓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摳出來。
         
        溫昭看著應安康抱著頭大聲痛呼,拍了拍手心,撣去多余的毒粉,輕描淡寫地說道:“你就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救得了你。”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wm/1972.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