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分腿受罰玉勢上刑*我瘋狂的挺進閨蜜的身體

        ?2022-02-11 17:19?? ?子墨??

        晏夕翻了翻現有的食材。一袋面粉,半缸大米,一籮雞蛋,一小塊豬肉,幾個土豆,還有一些蔥姜蒜。
         
        調料倒是齊全,油鹽醬醋,八角茴香花椒香葉什么都有。就是可惜了唯獨沒有辣椒。
         
        看著簡陋的食材,晏夕陷入思索。
         
        而旁邊的林氏卻幸災樂禍起來,方才同意的話一說出口,她就有些后悔。不過一進灶房她就放心了,就憑自家這些雞零狗碎的食材,哪怕是廚神下凡也翻不出花來。
         
        不過,晏夕此刻好像有了主意。
         
        她卷起袖口,舀了些面粉在案板上,添水和面,然后把面團分成小小的劑子。
         
        蓋上布讓劑子醒發的空檔,晏夕把豬肉肥瘦的部分分開。瘦肉取了一半,剁成肉糜,又加蔥姜末,鹽,米酒和蛋清順著一個方向攪拌。
         
        這時劑子醒發的也差不多了,被晏夕搟成薄薄的面皮。
         
        晏夕十指翻飛,快速的把瘦肉糜包進面皮里,再輕輕捏緊,就成了圓圓小小的餛飩。因為豬肉有些少,所以劑子切的極小,包出來的餛飩精致可愛。
         
        餛飩煮熟,晶瑩剔透的面皮包裹著肉粉色的內餡,林氏看著看著不由得食欲大增,正要先嘗一個,卻被晏夕叫住。
         
        “舅母先別急,還沒做好呢。”
         
        晏夕快速搗了一些蒜蓉,加上糖,陳醋,醬油和茱萸油攪拌均勻,另又舀了面湯澆進去。
         
        “這叫酸湯餛飩。”晏夕笑瞇瞇道。
         
        晏臨不知什么時候偷偷溜了進來,小饞貓似的看著碗里的餛飩。
         
        林氏笑他:“你還能吃得下去嗎?”
         
        晏臨重重點頭,脆生生道:“阿姐做的,多少我都能吃得下!”
         
        林氏低聲笑罵:“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不過晏臨人小,林氏終歸不敢給他吃太多,只盛了五六個給他,然后澆上一小勺酸湯。
         
        如法炮制,林氏也給自己做了一碗,她愛吃酸的,于是澆了一大勺酸湯。
         
        晏臨此刻已經迫不及待吃起來了,他捧著碗吃得呼嚕嚕的,頭也不抬。
         
        “小沒良心的,你娘我做的飯也沒見你吃這么帶勁兒!”林氏翻了個白眼,氣哼哼的攪了攪餛飩,舀起一個放進口中。
         
        剛一入口,林氏就睜大了眼睛。
         
        面皮軟滑,內餡勁道,一點豬肉的腥臊味兒也沒有,反而鮮香十足,再配上微酸的面湯,既有肉香又清爽解膩!
        林氏也顧不得說話了,埋頭大吃起來。
         
        母子兩個狼吞虎咽,把各自碗里的餛飩吃得一干二凈。
         
        對于一個廚子來說,最幸福的莫過于食客把食物吃得干干凈凈。晏夕正要把剩下的餛飩再給他們分了,卻被攔住。
         
        “我倆吃飽了,剩下的你吃。”林氏抹抹嘴道。旁邊的晏臨也點點頭,配合似的打了個飽嗝。
         
        “哦?”晏夕揉了揉晏臨的發頂,故意逗他,“既然這么飽,下一道菜可就不能吃了哦——”
         
        “啥?還有?”林氏一愣。
         
        只見晏夕再次忙活起來,拿起一個還帶著泥的大土豆,洗干凈切成片狀,放在一邊。
         
        隨后把豬肉肥的那部分切成小塊放進鍋里翻炒,煸出油脂。
         
        油脂的香味撲面而來,“哧啦”一聲,晏夕把土豆片放入,緊接著翻炒,直到土豆染上了金黃色,邊緣帶著微微的焦。
         
        將煸好的土豆片盛出來,晏夕又把做餛飩剩下的一半豬肉切成片放進去,然后加入醬油,鹽,花椒,茱萸,香葉等調料。
         
        待豬肉片熟了之后,把土豆片再倒入回鍋,略微翻炒之后,撒上一小撮翠綠的蔥末便可以出鍋了。
         
        “這是干鍋土豆片。”
         
        晏夕話音剛落,一大一小就迫不及待各自拿了筷子吃起來。
         
        土豆片表面焦香里頭綿軟,瘦肉緊而不柴。因為被煸出了油脂,肥肉片也絲毫不膩,呈現出很深的金黃色,有點發硬,但嚼起來毫不費力,用牙齒一咬嘎吱嘎吱的。
         
        “早知道蒸些米飯了。”林氏吃得起勁,一塊土豆一塊肉吃個不停,口中含糊不清道。
         
        待餛飩和干鍋土豆都被解決干凈,三人饜足地捧著肚子回到屋里。
         
        好久沒吃得這么飽這么滿足了,林氏歪在炕上,晃著腿十分愜意。
         
        不過好像有什么事忘記了,林氏一頓,隨即便拋到腦后,管他什么雞零狗碎的事,跟美食比起來不值一提。
         
        而這時,晏夕在炕邊上坐下來,問道:“舅母吃得滿意么?”
         
        林氏想也不想,拍著炕立刻回答:“滿意!太滿意了!我跟你說,我從來沒——”
         
        看到晏夕笑瞇瞇的,林氏猛的住嘴,她終于想起來是什么事兒了!
         
        “那,舅母答應我的還做不做數呀……”晏夕拖著長腔問道,她的眼睛亮亮的,看著林氏眨也不眨。
         
        林氏咽了口唾沫,進退兩難。而晏臨也從晏夕身后探出個小腦袋,一大一小都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林氏覺得很有壓力。
         
        林氏一咬牙,抱著一絲僥幸,問道:“什、什么事兒???”
         
        晏夕眼睛一亮,立刻坐直身子,一字一句道:“舅母,我想開個飯館。”
         
        林氏深吸一口氣,果然!她就知道是這個事兒!
         
        林氏也坐起來,長嘆一聲,說:“不是不讓你開,實在是咱家沒有本錢吶。”
         
        林氏避開晏夕的眼睛,繼續勸道:“你要想開的話,等咱們再攢些銀兩,不急這一時。”
         
        說完,林氏便抿緊唇角,晏夕性格蠻橫任性,答應她的事不做數,這下子還指不定怎么鬧騰呢。
         
        豈料,晏夕卻拍拍林氏的手背,柔聲道:“舅母,我有錢的。”
         
        林氏一頓,猛然抬起頭,厲聲道:“不行!”
         
        她疾言厲色,把小晏臨嚇得抖了抖,縮回晏夕的身后。
         
        晏夕毫不示弱的直視回去:“為什么不行?”
         
        “咱家敗落得早,你娘留給你的銀子攏共就剩下那么點兒,萬一賠了本你連個嫁妝都沒有。”說著,林氏眼一瞪,嘴上的刻薄勁兒又冒出來了:“到時候還得拖累老娘給你出嫁妝,想都別想!”
         
        晏夕沒有像林氏想象中的鬧騰,她只是用十分平靜但又堅定的眼神看著她,柔聲細語道:“舅母,我已經算過了,盤鋪子和買食材、工具攏共大約需要一百兩。至于人手,咱們招兩個伙計,每月也就三兩銀子。我這里還剩下二百兩,盡夠呢。”
         
        剩下的她還可以給晏臨請個教書先生,晏臨已經六歲了,正是開蒙的年紀,總不能一直跟著林氏念書,現在認幾個字還可以,時間長了是萬萬不行的。
         
        不過,林氏肯定不會答應由她來出這筆錢,這事兒還需要慢慢磨,所以晏夕便沒有急著說。
         
        不知不覺中,晏夕已經把林氏和晏臨當成了真正的家人。
         
        她前世是個孤兒,流浪了幾年,直到她的師父將她撿回去,教她做菜,這才有了活下去的本領。
         
        師父為人嚴厲,性子孤僻,除了教習外,從不與她多說一句話??梢哉f,晏夕渴望家人已經渴望了許多年。
         
        林氏聽了她的計劃,瞪她:“你現在算盤打得好,萬一——”
         
        晏夕卻異常執著:“沒有萬一,我可以保證,我能把鋪子開得紅紅火火。難道舅母不想看我把日子過得更好嗎?”
         
        都說外甥肖舅,看著那與丈夫幾乎如出一轍的平靜卻堅定的眼神,林氏有些恍惚,不由得便松了口:“你還會做什么菜?”
         
        晏夕一聽,便覺這事有門兒,心落下了一半,她微笑著說:“舅母盡管問,看我有沒有不會做的菜。”
         
        人不大,倒挺狂。
         
        林氏挑眉,有心給她出個難題,便直言問道:“芙蓉蛋?”
         
        “會!”晏夕干脆利落的回答,順便還大致說了做法。
         
        “蘑菇煨雞?”
         
        “會!”
         
        “魚翅蟹羹?”
         
        “會!”
         
        “蝦籽冬筍?”
         
        “會!”
         
        “糟蒸鰣魚?”
         
        “會!”
         
        林氏回憶著以前家族還沒有敗落時吃得那些菜,其實市井的小飯館哪用的上魚翅鰣魚這些東西,不過是為了給晏夕出難題罷了。
         
        豈料林氏一連說了十幾道,晏夕竟然都會,不僅如此,連做法也說得有模有樣的。
         
        兩人一問一答,說得口干舌燥。林氏端起茶水一飲而盡。
         
        “舅母這下可以信我了吧。”晏夕目光灼灼道。
         
        林氏終于敗下陣來,嘆了一聲,道:“罷了,那就隨你吧。”
         
        不等晏夕高興,林氏再次開口,不過這次該輪到晏夕意外了。
         
        “既然如此,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林氏說。
         
        在晏夕疑惑的眼神中,林氏起身從衣箱的最底層翻出一個小布包,遞給晏夕。
         
        褐色的棉布包裹著一本薄薄的書冊,林氏示意晏夕把它打開。
         
        掀開棉布,書冊重見天日,陳舊的靛藍色封面上寫著“晏家菜譜”四個字。
         
        晏夕一愣,把菜譜打開。紙張已經脆弱發黃,隨著她小心翼翼的一頁一頁翻看,眼睛里閃爍著越來越興奮的光芒。
         
        這里面竟然記載了許多她前世只聽說過卻從來不知道做法的菜式!
         
        晏夕看得投入,不知過去了多久,終于翻到了最后一頁,晏夕抬起頭來,卻發現林氏一直噙著笑看她。
         
        “都學會了?”林氏挑眉。
         
        還沒有經過實踐,晏夕絕不托大,她正色道:“學會不敢說,不過倒有幾分心得。”
         
        林氏暗自吁了口氣,這才把心放進肚子里??吹贸鰜?,晏夕這丫頭是個熱愛做菜,天賦極佳且又十分穩重的。
         
        把菜譜交到她手上,也算是好事一樁了。
         
        晏夕撫了撫書封,問出了心里的疑惑:“舅母,這菜譜是哪來的?”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wm/1971.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