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為什么男生總是手先進去*男友以為我是npc[快穿]

        ?2022-02-11 17:18?? ?子墨??

        路鹿手機放在酒杯旁,開著免提,話筒傳出一姑娘中氣十足的聲音,“還得是我鹿鹿姐,真他媽的狠??!提著大綠棒子就往那渣男頭上肖,都給人家腦袋干出血送醫院了,范卓航這一年敢情好了,回頭還得謝謝鹿鹿姐送他的新年開門紅。”
         
        手一松,路鹿剛捏起的那片白紙翩然落地,她把手機舉到唇邊,音量也不小,“都滾在床上了,我難不成還真留著他過年?”
         
        “誒,你們真在一起了?什么時候的事兒?范卓航你都看得上?”
         
        “看不上,沒在一起。”路鹿嗓音有點兒發啞,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酒的緣故。
         
        “那你揍他干什么???”
         
        “上一秒,我走進那個房間的上一秒,他還給我發短信,說什么你愛我我愛你我倆一起甜蜜蜜。”
         
        林溪然頓時無語,“那他還挺牛逼,床上還能給你發消息,誒咱說真的鹿鹿姐,他還挺愛你。”
        路鹿冷笑一聲,“你對象也這么愛你的?”
         
        “……”
         
        冷場片刻,林溪然討好的聲音又響起,“哎呀鹿鹿姐,反正也沒在一起,也沒損失什么,咱別生氣了,乖啊親愛的mua愛你愛你,我對象鬧脾氣不肯睡,我得去哄了,姐妹明天再見面好好安慰你!”
         
        “嘟嘟嘟——”
         
        路鹿聽著這掛斷的提示音,只覺得腦袋嗡嗡的疼。
         
        怎么一個一個的都有對象?路鹿仰頭,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握著杯子砰一聲砸在吧臺上,動靜不小,但音樂的聲音更大。
         
        路鹿想不通,她雖不是什么頂級大美女,也算得上明艷動人,今天來酒吧也化了妝,衣服穿的都是露肩膀頭子的,在這喝了半個小時的悶頭酒了,按道理來說這迎上來搭訕的男人沒有一百也得有八十。
         
        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居然就真的,一個,都,沒有。
         
        她根本不曾注意到,二層有個年輕男人正趴在欄桿上看她,看了好久了。
         
        路鹿心情正煩躁,手機這時叮咚了兩聲,看備注是個沒怎么聯系過的人,叫什么祁順的,她腦子里面對這個人一點兒印象都沒有,但他發過來的消息倒是嚇人,
         
        【元旦快樂!】
         
        【鹿鹿,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路鹿一挑眉,心下竟有點兒想答應的沖動,點進朋友圈看了一眼,有照片,挺帥。
         
        返回聊天框,她手指輕點,【行】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了!]
         
        “……”
         
        可真行,拿她當猴兒耍呢?
         
        甩手把手機扔在吧臺上,路鹿直接抄起旁邊的酒瓶子一口悶。
         
        她時運不順,如果只是為了范卓航那個渣男自然不會那么難過,主要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她成功的弄丟了她的工作。
         
        事業愛情啥都沒有,酒吧買醉沒人陪也就算了,連個搭訕的男人都沒,總結下來,路鹿只覺得自己這一年失敗透了。
         
        跌跌撞撞走出酒吧,路鹿拐進一個超市,掏出一張百元大鈔按在收銀臺上,氣勢洶洶的嚇得老板直接后退好幾步。
         
        路鹿喝酒不上臉,臉頰也只是輕微泛紅,微瞇著眼,她松開手,“我要一瓶二鍋頭。”
         
        語氣聽不出半分醉意,倒是冷的有點兒嚇人。
         
        老板急忙拿了遞給路鹿,小心翼翼的給她找了錢,把錢遞給路鹿的那一刻,老板還覺得這姑娘會隨時掏出她的面罩小匕首對著他大喊打劫。
         
        路鹿把零錢都疊好放進包里,拎著二鍋頭走到超市門口頓住。
         
        老板屏住呼吸,緊張的看著門口的路鹿,手捏著手機隨時想要播打妖妖靈。
         
        結果,路鹿只是打了一個很響的酒嗝,然后利索的就走了。
         
        老板松了好長一口氣。
         
        路鹿拎著酒瓶子,醉的有點兒不省人事,但恍惚間好像還有那么一丁點兒的清明,她走了一段路,驚覺身后有人在跟著她。
         
        不屑的笑了笑,路鹿勾唇,心想著正好心里不痛快,就故意往旁邊黑漆漆的巷子里面拐。
         
        走了大約有一段路,路鹿停住,能聽到身后的腳步聲還在,只是很細微的,在一點一點的靠近她。
         
        原地停了一會兒,然后似是到了一個很合適的時機,路鹿掄起手上的二鍋頭猛地一轉身,玻璃碎裂的聲音即刻響起,混雜在空氣中濃烈的酒味充斥著鼻腔。
         
        混亂中路鹿還是聽到了男人悶哼的聲音,她加重了些力道,咬牙切齒的,“就跟蹤小姑娘厲害是不是?從剛才酒吧就盯上我了?剛才你怎么不來跟我搭訕?現在你又跟蹤我,我是就值得你們跟蹤嗎?”
         
        路鹿扔了酒瓶子,對著那感覺上還挺高大的男人散打跆拳道混著打,那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本來就弱,也不還手,伸手擋兩下也沒起什么作用,反倒惹得路鹿生氣,下手更重了點。
         
        最后實在是把人打趴下了路鹿才罷休,掏出手機,收款碼遞到那男人面前。
         
        “你huan要zhuo很么?”男人被打的鼻青臉腫,簡直看不出是個人,說話嘴里跟含了個雞蛋似的。
         
        路鹿都不忍看他那張臉,皺著眉,催促著,“轉我一百。”
         
        祁順:“???”
         
        路鹿推了他一下,指了指地上散落的碎片,“二鍋頭,我剛買的。”
         
        祁順:“……”
         
        祁順顫顫巍巍的從口袋里面掏出手機,一邊吸鼻子一邊掃了路鹿的碼。
         
        路鹿收到了錢立馬起身,巷子太窄,走的時候還被橫在路中間的祁順擋了路,長腿毫不猶豫的從他身上邁過去。
         
        林溪然還在給她發消息。
         
        【我把對象哄睡了?!?/div>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wm/1970.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