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文字是肉做的 老公大人太野蠻

        ?2022-01-14 17:16?? ?子墨??

        文字是肉做的 老公大人太野蠻

        而在陳洛趕往江城醫院的時候,孫玉澤也已經是從沈家別墅離開。
         
        他被送往了孫家的私人醫院。
         
        “好在那一腳是踢在肚子上,沒有踢斷肋骨,那些擦傷,上些藥,好好養養就能恢復,我們這邊完全能勝任,不用送往大醫院。”
         
        “只是掉的牙齒,可能需要種牙才行了。”
         
        孫家醫院的私人醫生,診斷后說道。
         
        “草他媽。”孫玉澤怒吼道。
         
        身為江城孫家大少爺,他何曾吃過這種虧,竟然被一個窮小子給打傷了,這傳出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大少爺,陳洛是什么人?”
         
        管家在一旁,詢問道。
         
        “陳洛就是四年前,讓沈千語懷孕的那個窮小子。”
         
        “當時查出來之后,我就想弄死他的,結果他已經不在江城,不知道跑哪去了。”
         
        “沒想到,四年過去,他竟然又偷偷跑回江城來了。”
         
        孫玉澤咬牙切齒。
         
        “你安排人,將他和沈千語給我抓回來,我一定要弄死他,還要當著他的面,狠狠的羞辱沈千語一頓。”
         
        孫玉澤滿臉戾氣,對管家說道,“對了,這件事不要驚動我爸和老太爺,以免他們覺得我辦事不利。”
         
        ...
         
        江城醫院。
         
        沈千語抱著疼痛難忍的甜甜,想要進醫院,卻是被趕了出來。
         
        醫院說不再收治甜甜,甚至連帶著甜甜的一些物品,都是被打包扔了出來。
         
        何雅潔帶的保鏢,甚至數次故意將沈千語推倒。
         
        導致沈千語手臂在地上都擦破了皮,有著點點血跡滲出。
         
        “沈千語,今天你要是不把你那個姘頭叫過來,讓他自扇三十個耳光,讓他給我跪下磕頭認錯,你就別想抱著孩子進醫院。”
         
        “而且,我清楚明白的告訴你,只要我打個招呼,包括這里在內,江城所有醫院,全都不會收治那個野丫頭。”
         
        何雅潔站在保鏢后面,戴著一副蛤蟆鏡,撐著一把遮陽傘,冷聲說道。
         
        沈千語自然知道,何雅潔說的是陳洛。
         
        畢竟是陳洛將甜甜從醫院帶走的。
         
        她也是從何雅潔的一些話中聽出來了,陳洛應該是扇了何雅潔一個耳光,得罪了何雅潔。
         
        “對不起,我代他向你賠罪好不好。”
         
        “只要你讓我進去,救救我女兒,你讓我做什么都行,自扇耳光,磕頭認錯,我都絕無怨言。”
         
        沈千語心急如焚,甜甜此時意識都快模糊,痛苦的要暈過去了。
         
        “你想代替他跪是吧?”
         
        “行,你就在這,跪下給我磕三十個響頭,自扇三十個耳光,并且當眾說你是臭不要臉的婊子,生下了這個野種,幸虧孫家英明,沒有被你欺騙。”
         
        “只要你能做到這點,我二話不說,絕對讓你帶著孩子進去,我還給你包了這野丫頭的治療費用,怎么樣?”
         
        何雅潔臉上帶著譏諷笑容,居高臨下的看著沈千語。
         
        她心中也是想著,自己這么維護孫家,懲治這個不要臉的沈千語,等消息傳回去,自己是不是會被嫡系那一脈稱贊夸獎,獲得一些好處。
         
        沈千語臉色蒼白,緊咬嘴唇。
         
        看到甜甜那痛苦的表情,沈千語不敢再有任何耽擱。
         
        為了女兒,她可以放棄自己的尊嚴。
         
        “好,我跪,我磕。”
         
        下定決心,沈千語放棄了自尊,放棄了自己骨子里的傲氣,帶著無盡的屈辱,就要跪下去。
         
        因為每多耽擱一秒鐘,甜甜就多一分危險。
         
        然而,就在沈千語雙膝彎到一半,膝蓋還未跪到地上之時,一只手掌卻是忽然伸過來,強行將她扶了起來。
         
        “她沒資格讓你跪。”
         
        陳洛沒有看沈千語,僅僅只是淡淡說道。
         
        但陳洛心中,卻是有些慶幸,自己來得還算及時。
         
        沈千語雖然無情,但她終究是自己女兒的親生母親,和陳洛也曾有過一段感情,豈能輕跪他人。
         
        “陳洛。”
         
        看到陳洛后,沈千語愣住了。
         
        她不是說了那么傷人的話,讓陳洛傷心之下,如同四年前一樣,直接離開了嗎?
         
        怎么這個時候他又出現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啊。
         
        只不過,沈千語沒機會說話。
         
        在何雅潔看到陳洛出現之后,她臉上立馬是露出怒容,隨即便是化作冷笑:“你這個姘頭終于出現了,看來和這婊子是真愛啊。”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就是這個家伙,趕緊把他拿下。”何雅潔立馬是對她的兩個保鏢吼道。
         
        這是她帶來,專門對付陳洛的。
         
        她要將陳洛扇給她的那一掌,千百倍的還回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lz/1849.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