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我想要你可以給我嗎——男人們都想睡她NP

        ?2022-01-14 17:11?? ?子墨??

        我想要你可以給我嗎——男人們都想睡她NP

        她蔥白的小臉上溢出絲絲甜美的笑容,像是吃了蜜糖一般。
         
        “算了,算了,不管你了,要不然來不及了。”
         
        ……
         
        容氏集團六樓。
         
        這幫學生每天去公司第一件事,就是接受公司人事部的培訓。
         
        曲欣欣選擇坐在中間,然后靜靜的等待著所謂的培訓。
         
        環顧了一下四周,這里的裝修也是頂級的,不得不說,那家伙還真的挺有錢的。
         
        “容總好像又來了,哇哇哇,容總來了。”
         
        胡莎猛地拽了拽曲欣欣的胳膊,示意她往門口看。
         
        “……”曲欣欣無語。
         
        真沒有想到,胡莎竟然是這么花癡的一個人。
         
        容辰烈真的很帥嗎?
         
        她偏過臉,化著濃妝的美眸往外看了看。
         
        男人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進來,身上自帶一種摧毀一切的氣場,渾然天成的霸氣,給人的感覺就是威嚴。
         
        不可一世、狂佞無比!一切都不看在眼里。
         
        曲欣欣對上那逼人的目光,馬上將頭低了下來。
         
        好險,差點被他發現了。
         
        剛剛玩大了!
         
        這廝竟然真的來了?
         
        容辰烈坐在講座前,來之前他已經確定,這一次那個小騙子已經來了。
         
        鷹一般銳利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掃,第一眼過去,卻找不到那個小騙子。
         
        她沒有來?
         
        曲欣欣心里清楚,他正在找她呢!
         
        她要是刻意低頭,還是容易被看出異樣,于是她變換了一個姿勢,裝模作樣的看著桌上的文件。
         
        文雅、恬靜,仿佛是一個初生之犢一般。
         
        然而,她的濃妝卻出賣了自己。
         
        容辰烈第一圈沒有發現她,不代表第二圈仍然對她視若不見。
         
        驀地,他刀刃般的目光停了下來。
         
        下一秒,他冷峻的臉龐上掛起了清冷的笑容。
         
        呵呵,化妝了我就認不出來了?
         
        容辰烈已經看見她了。
         
        接著,他便給這幫學生說起了容氏的發展歷程。
         
        底下的學生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的鼓掌。
         
        容氏的創業史,也太偉大了吧!
         
        他們驚呼,要是以后能在這兒上班多好。
         
        只有曲欣欣撇撇嘴,心里不以為然。
         
        不就一個破集團,有什么了不起的。
         
        嘚瑟什么嘚瑟。
         
        雖然她也覺得姓容的在創業和管理公司上面,確實有那么一丟丟的天賦。
         
        只是一丟丟而已。
         
        這貨要不是太衣冠禽獸,她倒是不介意給他打82分,剩下來的幾分以666的形式打過去。
         
        他的天賦應該大部分都放在女人身上了吧!
         
        容辰烈在臺上做著報告,忽然咳嗽了一下。
         
        其實是一個噴嚏,但是這種場合他不能直接打出來,所以對外只能是咳嗽。
         
        還是干咳。
         
        他剛剛刻意壓制著自己的喉嚨,才完成了這個有一定難度系數的動作。
         
        不過,讓他疑問的是,剛剛誰在想他?
         
        不會是那個小騙子吧?
         
        干咳了幾聲,容辰烈繼續講報告。
         
        十分鐘過去了。
         
        容辰烈瀟灑的說了一聲“結束”,他便走人。
         
        “砰砰砰……”
         
        曲欣欣能感受到自己小心肝的跳動。
         
        真是太特么緊張了。
         
        都快蹦出來了。
         
        這貨終于走了。
         
        對她來說,此地不可久留。
         
        她擔心那家伙會回來,因此,趕緊閃。
         
        回頭瞄了一眼胡莎,曲欣欣撇撇嘴,不慌不忙的說:“話說我要去尿尿,你要不要一起?”
         
        “不要!”胡莎只是給了她一個白眼。
         
        曲欣欣聳了聳肩,便灰溜溜的去了衛生間。
         
        她才不想上廁所呢,只是想出來溜達一下。
         
        結果,她剛剛停下來,就被一張有力的臂膀攬入懷中。
         
        “救命啊……”
         
        她準備喊,聲音剛剛從聲帶穿過喉嚨,她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堵住她的是男人的薄唇!
         
        曲欣欣睜開雙眼,對上男人那嗜血的目光。
         
        完犢子了。
         
        又被逮個正著。
         
        她不過是去廁所溜達了一下,就被那家伙捉住了。
         
        男人松開她的粉唇,手卻將她牢牢的控制住,兩人之間隔著兩個鼻梁的距離。
         
        “小騙子,你以為你能逃得了我的手掌心?”
         
        “……”
         
        確實逃不了。
         
        她認了。
         
        她下意識的將脖子往后仰了仰,才不要和他這么近呢!
         
        危險、恐怖、毛骨悚然!
         
        “小騙子,你再往后仰,你就可以躺在這里了。”
         
        躺在這里?
         
        曲欣欣當即明白是什么意思!
         
        馬上就一動不動了!
         
        “容總,好久不見,您就這么跟我打招呼???”
         
        她的聲音非常剛烈,彰顯出內心的極度不滿。
         
        男人冷峻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味,他驀地湊近曲欣欣的臉頰,另一只手在隨意的撫摸她的海藻般的秀發,薄唇輕輕揚起:“是不是覺得不夠親密?”
         
        “……”
         
        無語!
         
        她是說不夠親密嗎?
         
        明明是太過親密了好嗎!
         
        “容總,我不是那個意思。您能先把我放下了嗎?你這樣抱著我,被人看見就不好了,這里可是女廁所?”
         
        “女廁所?”男人游離的目光環視了一下四周,須臾又定格在曲欣欣的身上,他的手絲毫沒有松,“我當然知道這是女廁所,難不成,你上廁所去男廁所?”
         
        “……”
         
        夠賤!
         
        明明自己來到是女廁所,他竟然大言不慚的諷刺她。
         
        在不要臉的領域,這貨可是無敵太寂寞。
         
        “容總,一會有人來了,您的光輝偉岸的形象可就毀于一旦啊,你多么英俊多么瀟灑,舉止投足之間無不散發出商業精英的氣息……”
         
        一股腦的,她違心的把溢美之詞都說了一遍。
         
        說的她都想吐。
         
        容辰烈悠悠的看著她,目光中帶著無盡的鄙夷。
         
        一整夜沒有從你身體里退出來小丹乖讓我再進去一次
         
        就算夸他,也用不著夸得這么不情愿吧?
         
        那些褒義詞,哪一點不是事實?
         
        下一秒,男人不由分說,噙住曲欣欣半張開的嘴唇,將剛剛意猶未盡的吻再度延伸。
         
        被吻得頭暈目眩的曲欣欣,空出來的手不停的牢牢的抓住衛生間的臺面,讓自己不至于摔倒。
         
        心里已經把這個男人罵了一萬遍了!
         
        一番天旋地轉之后……
         
        曲欣欣被吻得臉上紅彤彤的,脖子上也被男人種了幾朵紅花。
         
        到了這個時候,男人終于肯松開手了。
         
        “我可以出去了嗎?”
         
        她憤憤的咬著下唇,那個神情似乎要把容辰烈吃了一般。
         
        明明是問句,卻問的這么干脆。
         
        “女人,你化的妝一點都不漂亮。”容辰烈答非所問。
         
        “……”
         
        這扯到哪跟哪???
         
        容總一定腦子有??!
         
        “成成成,我化妝技術差評,話說我現在可以出去了嗎?”她又問了一次。
         
        你妹的。
         
        跟姓容的說話真特么累。
         
        “不過,妝雖然化的很爛,吻起來味道還是很甜美。”男人似乎沒有聽到曲欣欣的問題,自顧自的說了起來,半瞇著的星眸促狹的睨著她,似乎是剛剛吃過飯,正在回味。
         
        “……”
         
        曲欣欣徹底懵圈。
         
        兩次都特么答非所問。這家伙腦漿瞬間蒸發了么?
         
        曲欣欣正要開口罵人的時候,容辰烈薄唇張開,宛如天籟的聲腔傳來一絲狂佞的魔音:“你可以出去,但是你時刻要清楚,你永遠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逃得了逃不了,走著瞧!
         
        曲欣欣干脆沒有理他了。
         
        腦子有病。
         
        猛地將衛生間的門一開,曲欣欣頭也不回的去報告廳。
         
        反正逃不了,還不如去人多的地方。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lz/1845.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