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兔子被吸的感覺|水越多是不是表示越喜歡

        ?2022-02-17 17:12?? ?子墨??

          她給五條悟打了電話,詢問了“如何使弱氣高中生變硬氣”這個問題。
          
          五條悟果然和從前一樣敏銳,直說了基佬比例在日本不算高叫她安心。
          
          櫻子:“……我不是在意這個!”
          
          電話里傳來輕佻的男聲:“是是~你只是不想……被分散注意力嘛,我懂!”
          
          事實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是……好吧,事實就是這樣。
          
          能看穿一切的六眼太糟糕了,究竟為什么自己會和這個家伙熟悉起來??!
          
          她都如此后悔了,所以為什么大家會以為她和五條悟關系好呢?
          
          五條悟好像知道櫻子心中所想:“沒辦法嘛,御三家和協會就是有很多交流??!”
          
          嗯……說的也是。
          
          “至于你的問題,櫻子現在是在神奈川對不對?……好好好,我們回歸正題。”
          
          話說,究竟是誰和櫻子說他知道的?被霸凌什么的,對他五條悟難道不是知識盲區嗎?
          
          這樣想著,五條悟移動腳步,櫻子只聽到砰的一聲開門聲之后,就是一陣亂七八糟的聲音。
          
          “嗨——青少年們,老師來查寢啦——”
          
          五條悟好像夜闖男生宿舍了:“誒誒別這么激動嘛,我就是想問問……好吧,惠也不知道!畢竟他中學的時候
          
          五條悟似乎真的在用心幫忙,就算對面全是混亂音效,櫻子也耐心等待著。
          
          可惜最后也沒有明確答案,五條悟只是說可以參考一下乙骨憂太。
          
          “可是硝子和我說過,悟還有另一個男學生。”
          
          “你們又是什么時候聯系的???這個你也知道?”
          
          “肯定比和悟的通訊多啊。”
          
          行吧。
          
          “唔。”五條悟看了眼旁邊的伏黑惠,伏黑惠知道電話對面是櫻子之后,就盯著地板不動了。
          
          “那個學生出事了。”
          
          誒?
          
          掛了電話之后,櫻子還是很憂愁。
          
          “可是,乙骨君有里香呀。”櫻子坐在床邊自言自語:“里香就是憂太的英雄,這可是里香親口和我說的。”
          
          櫻子一年前和乙骨憂太同班。
          
          乙骨憂太入學東京咒高之前,櫻子天天沉迷于他和里香那種死也不放過彼此的絕美愛情,對他們的忠貞不渝互相守護的愛情故事最了解不過了。
          
          尤其看到乙骨憂太現在自己也振作了起來,還能反過來保護里香??吹絼e人做到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櫻子不知道多高興。
          
          畢竟她連咒術師都不是,唉。
          
          “難道要給吉野順平也找一個‘里香’嗎?”說著櫻子還有點委屈:“我自己都沒有‘里香’呢!”
          
          窗簾無風自動飄了一下,櫻子知道是“天使”有意見了。
          
          “您雖然可以保護我,我也很感謝。”櫻子站起來摸了摸窗簾,表情柔和:“但我的愿望,果然是成為一個好妻子,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想要被保護,想要被拯救——
          
          她不想再成為被放棄的那個了。
          
          “是您的話,一定能理解的吧?”
          
          無面人深深凝望櫻子的碧藍色的眼睛,里面映出了窗外夜景,甚至倒映了玻璃上的她自己,獨獨看不見他。
          
          因為櫻子不是咒術師。
          
          “對,我能理解。……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聲音當然也是傳達不到的。
          
          .
          
          “吉野順平!”
          
          “是!”
          
          學校的天臺上,剛剛被掀翻便當的吉野順平正失落,就看到昨天的同學櫻子再次忽然出現在他面前。
          
          下意識答了聲之后,吉野順平就被強硬塞了個粉色的便當盒。沉甸甸的,香氣不絕,沒打開都知道里面很有料。
          
          吉野順平都忘了想遮掩被欺負的尷尬,喃喃道:“藤原同學……”
          
          櫻子站著俯視吉野順平,正臉背光,看上去很兇:“我昨天想了很久,還打電話問了討厭的人。”
          
          好像是該發抖以示敬意,但吉野順平不知為何有點想笑。
          
          但開口他差點被嗆到:“所、所以?”
          
          “果然我最初的想法是對的。”
          
          “不是,你在說什么啊藤原同學?”
          
          “我們來練習吧,順平君!”
          
          櫻子猛然蹲下,堅定握住吉野順平無處安放的手,強硬對上他慌忙躲閃的眼睛:“練習多了,順平君就能不怕那些人了!”
          
          對上少女藏在眼鏡之后的雙眸,吉野順平恍然大悟。
          
          藍色的,偏光有點綠。藤原同學的眼睛,原來是湖藍色啊……
          
          不是,為什么跳過了“吉野”變成了“順平”?
          
          櫻子稍微用力掰了一下吉野順平的手,掰不動,她很滿意。
          
          “對了,順平君,就要這樣握緊便當盒——然后就不會被他們掀翻啦!”
          
          手火辣辣的,但這一定是因為擦傷的緣故對吧?
          
          吉野順平仍然呆呆盯著櫻子的臉,少女的嘴唇一動一動,可他完全沒聽清櫻子在說什么。
          
          他于是也開口:“藤原同學,這究竟是為什么呢?”
          
          忽然出現,還這么親近。
          
          是要和“吉野順平”做朋友嗎?
          
          櫻子歪頭不解,吉野順平鼓足勇氣又問了一次:“送我便當的原因,是不是——”
          
          便當怎么了嗎?
          
          天使大人做的,說不上絕品美味,但很有媽媽的味道,分量超足,反正櫻子覺得比外面遠月學生開的店好吃,并堅定認為可以讓吉野順平“愛不釋手”。
          
          “呀,順平君!”櫻子低頭一看,聲音忽然拔高:“原來你流血了嗎?對不起,我沒注意到!”
          
          她連忙翻出創可貼比了比吉野順平的傷口,發現不夠之后又拿出手帕。
          
          吉野順平低頭看著還帶著溫度的手帕在他手上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脈搏跳動的地方打了個蝴蝶結,不明顯又激烈的欺負全部被埋在薄薄的布料之下。
          
          “這樣就好啦~手受傷的話,‘怎樣保證便當絕不會被掀翻的研究’就放到下一次吧!”
          
          搞什么啊,又在自說自話……
          
          但是……
          
          “好。”吉野順平這樣說了。
          
          但藤原同學大概是沒聽見的吧?
          
          午休時間過去,下午上課的鈴聲忽然響起。宛如決堤的河水,瞬間淹沒了一朵小小的浪花。
          
          他起身忽然就跑,櫻子還懵著呢,就聽到腳邊傳來咕咚一聲響。
          
          原來是礦泉水瓶子無緣無故倒了下來。
          
          【不用清洗傷口就包扎嗎?】
          
          櫻子這才想起來自己沒清洗就直接包上了。
          
          “順平君,你等等!”
          
          她急忙追上去,“傷口忘記清洗了!”
          
          清瘦少年腳步很快,已經走到樓梯拐角了。櫻子本以為很難把人拉住,誰知伸手一拽衣角,吉野順平就僵住不動了。
          
          “……你的便當!還你!”
          
          他還視死如歸把便當遞了回來。
          
          “我已經吃過了哦。”
          
          “是嗎?那就好……”吉野順平頓時松了口氣,又覺不妥:“不,我是說——”
          
          櫻子取過便當盒,認真打斷他的話:“重新包扎。”
          
          吉野順平怔怔看了櫻子一會兒,即將答應的時候,忽然一陣風吹起他故意留長的側劉海。
          
          上面有被不良少年煙頭燙出的傷疤,肯定被藤原同學看到了吧!
          
          吉野順平又想轉身就跑,這次被櫻子及時抓住了。
          
          少女的室內鞋靈巧無聲移動到他跟前,和他鞋尖相對,接著劉海被微涼的指尖撩起。
          
          空氣為什么這么安靜呢?
          
          藤原同學是怎么想這些的呢?
          
          櫻子猛然松手,吉野順平的眼皮也猛然顫動了一下。
          
          他根本不敢看櫻子的臉,只死死盯著相近的鞋尖,而上是少女纖細的手,拿著一個礦泉水瓶子,粉色便當盒在她胸前被抱著。
          
          然后視野里出現櫻子的另一只手。
          
          櫻子捏著吉野順平的手腕,再次撩開了吉野順平的劉海,用他本人的手固定劉海不掉下來。
          
          “我的手空不出來啦,也沒有夾子。順平君,你不要動哦。”
          
          額上某塊丑陋的皮膚被輕柔貼了張創可貼。
          
          “這樣就很可愛啦~”
          
          吉野順平一直沒敢抬頭,都不知道櫻子在說什么可愛。
          
          他有些泄氣,偏偏耳尖又是紅的。
          
          ‘哪里有什么可愛的呢?如果有,那一定是藤原同學吧?’
          
          “接下來是手上的……”
          
          吉野順平被提醒了似的,一把拿過櫻子手里的瓶子:“遲到了會很麻煩的,說不定會被叫家長!我課間再去洗手間自己弄,放心吧,我很有經驗的!”
          
          ‘很有經驗什么的,這時候說自己經常被欺負,這不是顯得很窩囊嗎?’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jd/1986.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