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男人睡到半夜突然要女人抱抱|他在做的時候問我大不大

        ?2022-02-17 17:10?? ?子墨??

          充滿滴答水聲的男廁所,竟然出現了纖細軟和的女聲。
          
          莫非是廁所女鬼……但這里是男廁??!
          
          吉野順平倉皇捋了捋還在滴水的頭發,幾乎是驚恐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褲腰帶,確認腰帶還在它應在的位置之后,才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
          
          一個戴著啤酒瓶底一般厚重眼鏡的黑發少女正從隔間探出頭來,一時間,場面非常顛倒荒唐。
          
          “藤原同學?”
          
          是前些天轉學過來的藤原櫻子。
          
          吉野順平對她沒什么印象,似乎只是扎著雙股辮,還帶著厚眼鏡的一般文靜女同學。
          
          上課鈴響了有一會了,剛才佐藤那幫人為了更方便霸凌自己,甚至在門口放了“維修中”的牌子。
          
          “藤原同學,你為什么還在這里?”
          
          黑發少女不打算回答的樣子,只定定在隔板上方打量他。
          
          視線本應銳利逼人,奈何隔了層眼鏡就不剩什么了。
          
          櫻子對吉野順平的窩囊很氣憤。
          
          “你知道你為什么會被那些家伙霸凌嗎?”
          
          “哈?”
          
          “因為你不懂反抗!”
          
          少女激動到手撐隔板,似乎下一秒就要跳過來。事實上順平已經聽到了鞋底和馬桶蓋撞擊的咚咚聲,他也下意識做好了把人接住的準備——
          
          不對。
          
          “這里是男廁所啊藤原同學!”
          
          轉校生為什么忽然出現在這里——咦他好像知道原因——
          
          “藤原同學!”說出這種話似乎也需要勇氣,吉野順平深吸一口氣:“你是不是,被那些女孩子欺負,不得不躲在這里的?”
          
          少年不禁瞪大了眼睛,一滴水珠正好滑進眼睛,他使勁眨了眨眼睛,淚水啪嗒一下滑落稍尖的下巴。
          
          哪里都濕漉漉的,簡直像只惹人憐惜的小狗。
          
          有點找到了同伴的開心,就連櫻子剛才高高在上說教的話的話,吉野順平都當做是“希望看到他反抗而獲得勇氣”,或者是“恨鐵不成鋼”……
          
          吉野順平結結巴巴說:“我、你在這里躲著吧,我不會和別人說的!我——”
          
          “你那種眼神是什么意思?”
          
          櫻子回以更冷酷的眼神,“收起來,抬頭挺胸!”
          
          “是!”
          
          順平好好反省了一下自己。這樣都能感到開心,他莫非是被欺負成變態了嗎?幸災樂禍似的,難怪藤原同學會生氣。
          
          看吉野順平這幅糯嘰嘰的樣子,櫻子更生氣了。
          
          她還不夠努力嗎!
          
          從來到里櫻高校的第一天起,櫻子就如以往一樣,兢兢業業小心翼翼開始營造自己需要被保護的氣息,準備等待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不,肯定會出現的英雄。
          
          為什么、為什么這個叫做吉野順平的家伙竟然看起來比自己更可憐!
          
          可惡。
          
          到時候夏——她的英雄出現的話,肯定會先救這個更可憐的家伙??!
          
          櫻子氣到咬牙,必須要想想辦法才行……
          
          不等櫻子說話,廁所門砰一聲被打開,進來一個男老師。
          
          “你們兩個不去上課,在這里干什么!”
          
          ……
          
          幸好沒鬧到要叫家長的地步。
          
          吉野順平松了口氣,又沒完全把氣喘完。被議論是肯定的了,他已經習慣了,但是……
          
          吉野順平擔憂看了眼櫻子。
          
          “老師剛才說他們躲在哪里來著?”
          
          “嗚哇,我就說藤原同學好像是……吧?之前不是有人看見了嗎?她和不同的成年男性出現在商業街什么的。”
          
          “好可怕。”
          
          明明是我和藤原同學一起被抓到的,為什么壞話的重心全在她那邊???
          
          吉野順平也討厭被議論,但此時更希望自己代替同樣可憐的女同學被議論。
          
          想著,他偷偷看了眼坐在他左前方的黑發少女。
          
          烏發濃密有光澤,兩股辮乖巧垂在胸前,耳尖藏于其中更顯白皙秀氣,低頭看課本露出了一小節后頸,很溫婉知性。
          
          怎么說呢,和剛才的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這樣漂亮的人,為什么會淪落到和他一樣被霸凌的處境呢?
          
          “嗯?”
          
          黑發少女似有所覺,猛地轉過頭來。
          
          厚厚的鏡片反射一片白光,剛才寧靜美好的感覺瞬間消失。
          
          吉野順平連忙低頭看書。
          
          好像變普通了?不,剛才藤原同學身邊的空氣是不是出現了一個黑影?
          
          不等吉野順平思考清楚,他的椅子就被后座男同學踢了一腳。
          
          身后傳來威脅調笑的聲音:“你好像很喜歡那個轉學生,吉野?仔細一看,雖然感覺挺普通的,但是身材真棒??!”
          
          吉野順平想起被這些人折騰消失的電影社,不禁渾身僵硬。
          
          藤原同學……只希望不要有更糟糕的事。
          
          .
          
          這間學校竟然有比她更楚楚可憐的人!
          
          那個叫吉野順平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可憐得這么天然不雕琢,簡直讓人想摸摸他的頭呢?
          
          這就是狗狗眼的魅力嗎?
          
          “櫻子前輩?”
          
          走在黑發少女身邊的一般成年男性社畜見她久不作答,皺眉推了一下臉上造型奇異的護目鏡。
          
          “我在想要不要整容……啊,失禮了七海君,我走神了!”
          
          和身邊高大嚴肅而有壓迫力西裝男性走進咖啡館,櫻子摘掉了礙事的平光鏡,露出一雙真誠清透的藍眸,朝他盈盈一笑,一瞬間燈光都多明亮了幾分。
          
          七海建人略掃了眼完整無損(?)的美麗少女,又不經意瞥了眼她身后戴著面具的無言人形咒靈,悄悄松了口氣。
          
          看來沒出什么事。不,櫻子上一段戀情剛結束,現在的新戀情還沒開始,怎么想也不會那么快出事。
          
          ……只要橫濱那位重力使這次不要忍不住沖出來把男方打進醫院。
          
          算了,一般出事的都是櫻子前輩的男朋友,再擔心也該五條悟來擔心,和他一個普通學弟沒什么關系。
          
          “櫻子前輩已經足夠漂亮了。”心里想了半天不要管,七海建人的身體卻很老實:“如果戀情需要整容才能維持,那對方無疑是人渣。”
          
          “是是~七海君也很懂這些嘛!”
          
          櫻子也是這樣想的,但最近這個情敵(?)真是有點棘手,她才有點慌張。
          
          “那么,七海君是來找我治療的嗎?”
          
          櫻子邊說邊解開三股辮,黑直長才是她最熟悉的發型,扎辮子去學校只不過為了適應氛圍罷了,久了還有些頭疼。
          
          “是,勞煩您了。”七海建人頓了一下:“前輩在神奈川還沒找好住處嗎?聽說那些那些不懂禮儀的咒術師直接找到學校去了?”
          
          櫻子笑笑搖頭:“算不上困擾,我也能理解大家著急嘛!”
          
          發絲落了一縷到胸前,櫻子這才注意到因為編了辮子的緣故,原本的黑直長已經變成黑卷長了。
          
          這怎么行!清純秀麗的少女就該是黑直長??!
          
          她眼神一變,七海建人身體一繃,預備警惕人形咒靈可能會出現的爆發。
          
          面具咒靈在七海建人警惕的注視下緩緩抬手,撫上櫻子微卷的黑發。黑發瞬間變直,櫻子的心情也肉眼可見變好了。
          
          “很不可思議吧,七海君?”看不見咒靈的櫻子少女捧臉,臉頰微紅:“這不是你們經常清除的那種壞咒靈哦,是我的守護靈!”
          
          ……其實櫻子前輩已經介紹過很多次了,只是她又忘記了。
          
          自從夏油杰叛逃,當時是他青梅竹馬女朋友的藤原櫻子被捅了一刀,僥幸沒死,又被協會上層作為誘餌關了一段時間之后,出來就是這幅記憶混亂的樣子了。
          
          七海建人也不知說什么,只能裝作第一次聽的樣子,聽櫻子夸贊這位守護天使的牛逼之處。
          
          什么就像是“黑X事的塞X斯蒂安”,也像“妖狐xx的御X神X熾”,總之很萬能,很可靠。
          
          略過聽不懂的名詞,七海建人露出社畜練就的標準禮儀性微笑:“確實很厲害呢。”
          
          這并不是假話。
          
          因櫻子的愛而誕生的咒靈,又被他人對櫻子的愛而澆灌,這個人形咒靈依存櫻子的愛而生,擁有所有愛櫻子之人的力量。雖然官方登記的名字是“無面人”,但現在姑且順著櫻子稱他為天使也并無不可。
          
          這些力量都會用來保護她,完成她的愿望。
          
          “好啦,好啦~”
          
          全身上下都是女子力的櫻子雙手合十,藍眼睛撲閃撲閃。
          
          “敘舊也敘了好久啦,咒術師不是很忙的嗎?再聊下去會耽誤七海君的時間的吧,我們快點開始治療吧!”
          
          說罷,櫻子伸出纖細白皙的手,朝七海建人頭頂而去。為了夠得著青年的頭頂,她還站了起來。
          
          青春美麗的制服少女,和成熟健壯的西裝青年,就算這樣的組合讓人下意識覺得不妙,但看到他們臉上溫暖的神情,也會會心一笑的吧。
          
          咒靈“天使”定定看了看櫻子的手在七海建人的金發上揉弄,忍不住偏頭看向窗戶。
          
          窗戶光潔如新,仍清晰倒映著少女摸摸頭別人的場景。
          
          “非常感謝櫻子前輩,酬金會直接打到卡上的。”
          
          “怎么還這么見外呢?請我多吃一塊蛋糕就好啦!”
          
          畢竟在櫻子眼里他還是十年前那個后輩,雖然十年前櫻子的年紀也沒他大吧。
          
          不過為了跟上心愛男友的腳步,當年十六歲的櫻子確實是高三生,還是東大保送等級的優秀,本應有光明幸福的未來。
          
          只可惜后來發生了那樣的事。
          
          就因為不是咒術師,就被決心和非咒術師劃清界限的夏油杰殺妹證道!
          
          櫻子不是咒術師,但她在十六歲重傷在□□室醒來之后,就覺醒了異能。
          
          其名為“櫻子的愿望”。
          
          五條悟幫忙測試過,能力體現為小范圍的心想事成。
          
          但由于本人不穩定的精神狀態,僅僅體現為幻術性質的洗腦,通常用于把過手的人變成日本特產社畜……啊不是,是治愈里世界工作人員岌岌可危的精神。
          
          協會知道的也是這種,因此,櫻子目前被毫不客氣利用做咒術界的心里治療師。
          
          那些橘子皮不但綁架□□,現在還要這樣利用無辜少女,七海建人這類好人當然是看不下去的。
          
          奈何對于無依無靠的櫻子來說,這也算是筆可觀穩定的收入。
          
          而且對于人均瘋批的咒術師們真的很管用,死亡率和叛逃率都在降低,櫻子的職業也就持續到現在了。
          
          一般人被櫻子治療之后,就會進入亢奮的社畜狀態,但這本來就是七海建人的常態,所以他神色如常,想到夏油杰叛逃的事,還有心反過來關心櫻子。
          
          “剛才見前輩好像為什么困擾著。恕我冒昧,櫻子前輩為什么不去和五條先生說呢?”
          
          “天使”唰一下回頭,七海建人沒管,只直勾勾盯著迷茫的櫻子。
          
          櫻子很莫名:“悟君?為什么要找悟君?”
          
          因為眾所周知,五條悟愛你愛到不可自拔??!
          
          已知喜歡櫻子的人,能力會投影到她的咒靈身上。這個奇妙的特級咒靈一出現就自帶六眼和無下限!……咳,當然也自帶咒靈操術。
          
          這說明了什么?
          
          五條悟甚至從你還是夏油杰女朋友那段時間就開始暗戀你啦!
          
          他還為你堅決對抗咒術高層,在你每一任(夏油杰的)替身男友找上門來時擋在你前面,謠傳還把你加進戶口本但是未果……
          
          這不是愛情是什么?
          
          做到了這種程度,尤其類比殺妹證道的夏油杰,就算是五條悟這種對象,七海建人也知道他對櫻子來說絕對是良人了。
          
          “……因為他有經驗。”
          
          但最終,七海建人只能擠出這一句話。
          
          他因為異能力效果充滿加班念頭的大腦忽然想起,一年前正是五條悟殺掉了夏油杰。
          
          櫻子現在記憶紊亂還好說,萬一她以后恢復記憶了呢?
          
          “是哦,悟君在這方面比較有經驗。”
          
          五條悟好像是老師來著?應該很擅長處理吉野順平這種學生吧?
          
          不,他難道不是學生嗎?又好像是社畜?記不清了……
          
          算啦,他就是有經驗的!等下就和他聯絡吧!
          
          “謝謝你提醒我,七海君!”
          
          兩人邊說便從咖啡館走了出來,櫻子仰頭道謝的時候顯得十分真誠可愛。
          
          七海建人一想到柔弱的體質和不幸的命運,幾乎忍不住嘆氣。
          
          不管怎樣,希望櫻子前輩這次能獲得幸福。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jd/1983.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