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一句話讓男生硬邦邦|男朋友問我舒服嗎,我該怎么回答

        ?2022-02-17 17:07?? ?子墨??

        一句話讓男生硬邦邦|男朋友問我舒服嗎,我該怎么回答

          “是,老師,接下來我一定會努力。”梶山老師面前,低頭縮肩站著個女學生,馬尾發沒精神的耷拉著。
          
          她看上去又委屈,又膽怯,雙眼卻藏在老師看不見的角度,無比靈活的轉動。
          
          “我要跟你家長談談,明天就請你父母到學校來一趟!”
          
          “???”天內明紗的眼里,終于有了真正的驚慌之色。
          
          看來這一次很難糊弄過去,沒辦法,只能使出那一招了。
          
          天內明紗雙手悄悄背到身后,十指捏了個奇怪的手勢,用力吸了吸鼻子,軟軟的叫了聲“老師”,大眼睛立刻彌漫起朦朧的的水霧。
          
          “求老師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這可是為你好,這都二年級了——”
          
          “我爸爸很嚴厲,他會打我的。”
          
          “那就叫你媽媽來……”
          
          “我沒有媽媽。”
          
          “哎……”
          
          望著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聽著可憐兮兮的話語,梶山老師感覺胸腔又熱又堵,強烈的同情、歉疚之感油然而生,仿佛再多責怪她半句,就是天大的過錯。
          
          好極了,起效果了!
          
          可惜啊,這異能對同一個人只能使用一次。
          
          天內明紗抓住機會,深深鞠躬下去,腦門都快碰到腳尖了,“我保證,以后都會好好學習,求老師大發慈悲,千萬別叫家長,要不然我會很慘很慘的!”
          
          “好吧,要努力啊天內同學,就快升學了……”梶山老師慈祥的嘆息著,還在她頭頂輕撫了一把。
          
          “我可以走了嗎?”
          
          “嗯嗯,走吧,早點回家吃飯。”
          
          “謝謝老師,老師再見!”
          
          天內明紗貓著腰,從辦公室的門縫鉆出來,當對面的夕陽照在臉上時,她便一躍而起,笑容瞬間綻放,怯懦、頹喪之氣一掃而空。
          
          樓道口跑過來好幾個女生,把她團團圍住,七嘴八舌的問起來。
          
          “怎么樣怎么樣,死里逃生了嗎?”
          
          “梶山老師那么厲害,有沒有為難你?”
          
          天內明紗捂著耳朵,笑著往前跑,“都別問了好不好?反正是過關了,說點兒開心的事嘛?”
          
          “下周六是芙莎繪最新款包包發布的日子,要不要一起去搶購?還有還有,云空曜的橫濱演唱會也是下周六,唉,可惜搶不到票。”
          
          “哎,我得跟爸爸再要些零花錢,就不知道他這幾天來不來。”
          
          “明紗的爸爸平時很忙嗎?是做什么工作的?”她最要好的同學水谷優美追上來問。
          
          天內明紗輕快的腳步一頓,長睫扇了扇,眼神似乎有些茫然,但很快唇角又高高揚起,給了水谷優美一個故作神秘的笑容。
          
          “我嘛,可是豪門私生女哦。”
          
          “哈哈哈,明紗你可太能扯了!可愛死了,就喜歡你!”
          
          女生們笑的花癡亂顫,根本沒有人相信,繼續說著沒營養的話題,嘻嘻哈哈從教學樓走出校門口,各自道別、分手。
          
          站在人行道邊,川流不息的車影從眼底掠過,天內明紗明媚驕傲的笑靨,漸漸淡薄下來。
          
          她并不是單純說笑話逗小伙伴開心。
          
          她真的有可能是豪門私生女!
          
          比如身上的衣服,腳下的鞋子,背上的包包都是名牌,住的是別墅,別墅里有帥氣的執事和溫柔的女仆,以及在對面一處不起眼的小停車場,帥氣的執事正等著接她放學。
          
          這一切,都是她的法定監護人,那個名叫夜蛾正道,擁有“校長”頭銜的男人安排的。
          
          天內明紗深深深深的懷疑,“夜蛾先生”就是她親爸爸!
          
          而媽媽,“夜蛾先生”說在她出生不久就病逝了。
          
          哼哼,外表是道貌岸然,其實就是個不負責任的壞男人!渣爹!
          
          綠燈亮起,天內明紗聳了聳鼻梁,無聲的做出一個鄙夷的表情,跨下人行道。
          
          一群人沿著斑馬線走向街對面,天內明紗已經在心里盤算,如果“渣爹”再來看她,怎么樣跟他多要一些零花錢。
          
          忽然,尖叫聲在耳邊響起,身邊的人群亂起來,有的四下逃竄,有的一臉驚恐的呆在原地。
          
          怎么了?
          
          天內明紗茫然的左右張望,驀的大眼睛瞪的滾圓,也漲滿了驚恐之色——一輛中型貨車失控般的朝這邊沖過來!
          
          快跑!快跑!
          
          天內明紗心口有聲音大叫,腳下卻陣陣發軟拔不動,還有個老太太踉蹌的摔倒在腳邊,一把揪住了她的書包。
          
          “喂喂,松手??!”天內明紗驚叫。
          
          她也想逃,想扯回書包,再扶起老太太,但全來不及了。
          
          不行哇!
          
          新款的芙莎繪包包還沒有買,最愛的偶像云空曜的手還沒有握到。
          
          甚至還沒有跟男孩子戀愛過,連初吻都還在!
          
          我這要死了么?
          
          天內明紗腦子里亂糟糟的,勁風吹起她的額發,遮蔽了大半視野,只能看見猛沖過來的巨大的車頭,宛如巨獸正張開大口將她吞噬!
          
          就在這時,灰沉沉色的視野間,突然插入一道黑色的光芒,宛如犀利的刀光、電光。
          
          緊跟著,風停了。
          
          貨車也——
          
          停了?
          
          忽然她雙腳離地,被人揪著衣領提起來了?
          
          天內明紗聽見有人說話:“喂,你還好嗎?”
          
          語氣雖然透著冷淡和傲慢,但音色很好聽,像是山間泠泠的泉水流淌進心房。
          
          天內明紗打了個激靈,回過神來,看清眼前的情形,她又“啊”的一聲,再次呆掉了。
          
          一條臂膀從她背后伸出,抓住車頭保險杠,竟然把大貨車給“舉”了起來,輪子離地,還在骨碌碌的轉個不停!
          
          我的天吶!這是什么恐怖怪力?
          
          天內明紗想看清背后的人,但被揪著吊在半空,無法回頭,只能努力把腦袋往后仰。
          
          她勉強看到一段線流暢銳利的下頜線,一段立體的高鼻梁,和一綹紅色的額發,以及額發上方黑色的帽檐。
          
          帽檐下方是大片陰影,看不清這人的長相,但直覺很年輕,并且正用說不清是關切還是嫌煩的目光看她。
          
          天內明紗張嘴說不出話來,只聽見自己心口咚咚亂跳,面頰也一陣陣熱起來。
          
          “你是傻瓜嗎?”黑衣青年語氣明顯是嫌棄了,也不指望她回答,轉而喝斥車上的人,“下來!”
          
          “是是!”車輪終于停下了。
          
          黑衣青年手一松,貨車轟然落地,天內明紗也在腳下震動中,再次清醒過來。
          
          她看見車門打開,跳下來一名男司機,落地就摔個大馬趴。
          
          他也嚇的面如土色,一邊爬起來一邊結結巴巴的解釋:“對不起,對不起!我實在太,太累,剛才不小心睡,睡著了。小姐您沒,沒事吧?”
          
          “我?沒事……”天內明紗總算能出聲。
          
          她低頭一看,微感驚訝,剛才拽住她的老太太,居然先一步離開了?
          
          看不出來嘛,一副老弱病殘的模樣,拽她的時候很有力氣,逃命也蠻快?
          
          “先生,咳咳,您能不能,先放我下來?”天內明紗喘著氣,喉嚨被衣領勒的難受。
          
          她的“救命恩人”,好像不是一位細心溫柔的男士……
          
          黑衣青年不答話,松開手,讓天內明紗自由落體。
          
          她本就嚇得夠嗆,又毫無心理準備,雙腳落地就軟了,“呀”的一聲,后仰栽出去。
          
          “這么遲鈍!”黑衣青年低聲數落,帶著些許怒意。
          
          但還是用胸膛和臂彎,再次穩穩撐住了天內明紗。
          
          我才沒有遲鈍,體育是我最好的科目了!
          
          要換作平時,換作別人,天內明紗肯定要這么頂撞回去。
          
          而這男人天然具有一股強勢的威嚴,讓人怕怕的,而她又驚魂未定,只能委屈的嘀咕了聲“對不起”,毛手毛腳的往后抓,借力站穩。
          
          “喂,你手往哪里抓?”黑衣青年似乎更怒。
          
          天內明紗的指頭才在他衣服輕輕一碰,人就被推開了,但這個能舉起大貨車的男人,只是用力恰當的把她推直而已。
          
          咦,我碰到什么他不該碰的地方嗎?
          
          天內明紗臉紅了,心慌了,又一疊聲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受不了你……”
          
          天內明紗轉身,就只看見黑衣青年的背影,數落完她之后,毫無同情,毫無留戀的走了,轉身已到了街對面。
          
          天內明紗眨巴著眼睛,困惑,又有一點點遺憾。
          
          她的“救命恩人”雖然天生神力,魄力十足,但身材不太好,目測不超過一米六?男人才這身高,不就等于是人間次品?
          
          哎呀!這么看,我剛才碰到的,莫不就是他的,他的……
          
          天內明紗慌忙捧住又紅又燙的臉蛋,表情古怪,好像窘到想哭,又好像努力在忍笑。
          
          中原中也的心情很惡劣。
          
          如果不馬上離開,他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一怒之下,把那個遲鈍、無禮的小丫頭丟出去!
          
          他可是橫濱港口黑手黨干部,才不是什么助人為樂的大善人,只不過湊巧經過,撿了她一條小命而已,沒想到兩分鐘不到的工夫,就被她惹的火大。
          
          其實,他的怒意并不全來自天內明紗,他向來對女性風度不錯,但這段時間很容易暴躁。
          
          中原中也來東京,是為了追捕組織的叛徒,曾經的搭檔太宰治,據可靠情報,他近日這里出現過!
          
          別被我抓到啊混蛋太宰治!
          
          否則,就把你發明的那些殘酷的刑罰,統統在你身上用上一遍!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jd/1981.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