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做著做著就出來了是怎么回事|我們班男生都喜歡捏我胸短文

        ?2022-02-12 16:49?? ?子墨??

        “怎么樣,這個情緒拿捏得很到位吧?”
         
        離開家后,鹿言收起那副傷心欲絕的表情,頗為得意地問系統。
         
        出來之前她用余光瞄了一眼,那個便宜老爹鹿振軒的臉都黑了,這簡直就是對她演技的最佳褒獎。
         
        但系統一聲不吭,完全沒有反應。
         
        鹿言撇了撇嘴,對這個廢物系統已經不抱任何期待。
         
        她抬手看了眼手表,發現時間還早,決定直接去遠一點的地方逛逛。
         
        來這里一個月了,除了學校和家里,她還沒去過別的地方呢。
         
        另一邊,鹿家。
         
        老大鹿行深最先趕回來,他剛下飛機,手里還拿著公文包,滿身的風塵仆仆。
         
        進家門之前,他就知道氣氛不會很好,但親眼看見父母的臉色后,還是下意識皺了皺眉。
         
        隨后他掃了一眼客廳,低聲問:“小妹呢?”
         
        黎蓉拿手絹擦了擦眼角,回答:“氣沖沖跑出去了。”
         
        鹿行深頓了頓,開口道:“讓她一個人冷靜下也好。”
         
        一旁的鹿振軒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開口:
         
        “你從進門到現在,關心過小雪一句嗎?”
         
        黎蓉和鹿行深都是一愣,氣氛變得更僵了。
         
        還是鹿行深最先開口,“爸說得是,我疏忽了,后備箱里還有我買給小雪的禮物,我去拿一下。”
         
        他轉身就出了門,等走遠了,黎蓉忍不住抱怨道:“兒子剛下飛機就趕回來,連口水都沒喝,你這是干什么?還嫌家里不夠亂嗎?”
         
        鹿振軒一句話也懶得再說,起身就上了樓,只留下黎蓉一個人在客廳。
         
        沒多久,客廳里再次響起低低的哽咽聲。
         
        鹿行深一個人在院子里站了許久。
         
        他抽了一根煙,又等身上的煙味都散了,才拿起禮物轉身進了家門。
         
        客廳里的黎蓉已經擦干了眼淚,只有眼角還泛著紅,見他進來,她連忙擠出一個笑。
         
        “我帶你上去見見小雪,她有點怕生,不愛說話。”
         
        鹿行深點點頭,跟在她身后上了三樓。
         
        鹿家是四層樓的獨棟別墅,二樓是鹿振軒和黎蓉的臥室、書房,三樓是幾個孩子的臥室,但兒子們長大后都搬出去了,只有鹿言住在家里。
         
        ——現在又多了一個鹿雪。
         
        鹿行深暗自嘆口氣,跟著黎蓉進了鹿雪的臥室。
         
        面對這突來的變故,每個鹿家人都沒辦法逃避。他身為老大,尤其要承擔更多。
         
        只是不知道小妹現在該有多傷心,對她來說,這個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鹿言現在爽得不行。
         
        整整一個月以來,她每天戰戰兢兢,生怕一不注意就露餡了。因為不知道任務到底是什么。
         
        但現在鹿言不怕了,就是演個戲嘛,還是青春疼痛文學的劇本,不痛不癢的,可比上刀山下火海容易太多。
         
        而且好歹還是個大小姐,有錢又輕松,簡直不要太爽。
         
        離開家后,鹿言一路坐車到了市中心,隨便找了個熱鬧的地方閑晃。
         
        沒想到這一晃,就讓她逮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三中的人也太遜了,下次別跟他們搞聯誼賽了。”
         
        繁華熱鬧的商場里,一行高大的少年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他們一個個都穿著籃球隊服,看起來剛打完一場比賽,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青春的鮮活氣息。
         
        再看那樣貌,更是一個比一個俊俏,連路過的阿姨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少年們卻已經習慣了這些注視,一路閑聊著,往待會兒聚餐的地方走去。
         
        “誒,那個是不是鹿言???”
         
        走在最前面的程橙忽然停下來,問旁邊的人。
         
        正低頭翻手機的安成星頓時抬起了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瞥見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默不作聲地收回手機,正要開口,程橙就笑嘻嘻地推了推他,“去吧,教練那邊我幫你說。”
         
        “謝了。”安成星將單肩包一甩,就脫離了隊伍,朝著前面的噴泉廣場快步走去。
         
        身后的眾人哄笑起來,全都心照不宣地目送他離開。
         
        鹿言正坐在噴泉池邊,十分艱難地擺著姿勢,力求讓自己看起來形單影只,可憐兮兮。
         
        她的余光已經捕捉到了那雙籃球鞋,趕緊低下頭,擺出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那道高瘦的身影停在面前,片刻后,一只手在她頭上揉了一把,熟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你在這里干嘛?”
         
        他手心的溫度很高,在這冷得要死的天氣里,顯得異常溫暖。
         
        鹿言一個不爭氣的,就鼻子發酸了。
         
        原主的十八年記憶都在她的腦子里,讓她發揮起來特別順利。
         
        她此刻的情緒半真半假,真實的那一部分,也許來自于真正在鹿家生活了十八年的那個小姑娘。
         
        對現在的鹿言來說,這種情緒倒是幫她入戲更快,也算是一種優勢。
         
        站在鹿言面前的大男孩頓時有些無措。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
         
        安成星說著蹲下身,把背包扔在地上,去幫她擦臉上的淚水。
         
        他此刻的關心都是情真意切,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這感情再真也沒有了。
         
        可惜了,他馬上就會是別人的男主角。
         
        鹿言在心底感慨了一句,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委屈。
         
        但按照劇情的發展,這時候的她什么也不能說。
         
        好在鹿言也不是沒有準備,在看到安成星的那一瞬間,她就有了想法。
         
        “你今天有比賽為什么不告訴我?”
         
        鹿言抬頭看向他,開口就是一句控訴,語氣非常蠻橫。
         
        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是個男的都會覺得她在無理取鬧。
         
        鹿言拿到劇本后就找準了自己的人設,她現在是個被寵愛著長大的大小姐,面對晴天霹靂的最真實的反應,那當然就是鬧,鬧得天翻地覆,雞犬不寧。
         
        等鹿家人和男主對她的感情都被她鬧沒了,自然而然就會發現女主的好了。
         
        嘿嘿,她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安成星沒想到是因為這個理由。
         
        他看著鹿言的臉,雖然直覺她還有事情瞞著自己,但也還是放軟了語氣,認認真真地跟她道歉:
         
        “對不起,我今天手機沒電了,打完比賽才充上電,下次不會這樣了。”
         
        鹿言:“……”
         
        這孩子脾氣真好啊。
         
        鹿言由衷感嘆了一句。
         
        不過也就現在了,等每天這么折騰他幾次,就不信他不會煩。
         
        打定主意的鹿言把頭一扭,不理他。
         
        安成星見她還沒消氣,索性在地上慢慢轉了個身,背對著她蹲在地上。
         
        鹿言莫名其妙,“做什么?”
         
        安成星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背上,“上來,我帶你去吃大餐。”
         
        鹿言猶豫了下,問:“你請客???”
         
        “嗯。”他好脾氣地點頭。
         
        “那還不快點!”
         
        鹿言頓時來勁兒了,一下子跳到他身上,被他一把接住,托著站了起來。
         
        “我要吃這里最貴的那家!”鹿言繼續作。
         
        然而安成星照單全收,一點都不生氣。
         
        “吃完你也得背我回去!”鹿言加大了力度。
         
        “行。”
         
        他穩穩地背著她,往前面走去。
         
        鹿家,獨棟別墅燈火通明。
         
        鹿行深離開了鹿雪的臥室,臉上的表情更顯沉重。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80.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