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啊不行這是在陽臺不可以做: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2022-02-12 16:49?? ?子墨??

        而在現實中,齊彩鈴結過婚,并且生過孩子,但很不幸的是她生了倆胎都是女兒,她丈夫是個大款,大款想要兒子,她生不出來,對方就悄悄找小三生了一個,然后把小三扶正,把她給踹了。
         
        齊彩鈴憤恨丈夫的無情,也怨恨自己肚子不爭氣。
         
        同時對養兒子有著無比的執念。
         
        這才是她寫后娘文學,并且一次養倆,還不要女兒,只要兒子的初衷。
         
        轉眼車就到縣城了。
         
        張松濤是媒人替她介紹的,當然,也是她書中的男主角。
         
        寫的時候只是個紙片人,不過因為在這個世界中,她參照了很多真實世界的人物為原型,所以張松濤具體長什么樣子,齊彩鈴并不知道。
         
        只知道他在軍區后勤處工作,手中會握有大筆軍產。
         
        跟媒人匯合之后,齊彩鈴的心就怦怦而跳了,自己書中的男主角,他到底會是個什么樣子?
         
        就在這時,人民廣場上,自遠處走來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他衣著倒也整齊,五官端正,眉眼很標致,齊彩鈴下意識覺得這就是書中男主。
         
        顯然,對方應該刻意打扮過,但畢竟新喪了妻子,整個人顯得非常頹廢。
        媒人介紹說:“齊彩鈴同志,這位就是張松濤,張團長。”
         
        對方已經伸手手了,可齊彩鈴愣了好半天,都沒能伸出自己的手。
         
        她心里竟有點不情愿了。
         
        張松濤自己也犯嘀咕呢,畢竟齊彩鈴一條粉紅色的裙子,一頭大波浪,口紅涂的鮮艷,一看就是個既時髦又漂亮的大姑娘,這種大姑娘,怎么會嫁他一個喪偶,還帶倆兒子的男人?
         
        “這位女同志真想跟我相親?”猶豫著,他問媒人。
         
        媒人說:“甭看她小,但特別有愛心,就想給人當后娘。”因為想當后娘,人齊彩鈴找到媒人,毛遂自薦的呢。
         
        “女同志,你貴姓?”張松濤又問。
         
        齊彩鈴依然在猶豫,畢竟她現在的身體才二十多歲,跟個快四十歲的男人結婚,她心里難免會有落差,會覺得不舒服。
         
        分明對方收拾的很得體,但齊彩鈴隱隱,卻能聞到對方身上有股老男人的油垢味。
         
        穿越定律讓她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而她要不嫁張松濤,女主角的命運也將被改變,天才兒子和男人手中的資源都將跟她無關。
         
        猶豫許久,她伸出手說:“我叫齊彩鈴,我愿意跟您結婚,也愿意給您的孩子當后娘。”
         
        ……
         
        再說陳玉鳳,一大甕的油雞樅轉眼就賣完了,凈賺五塊錢,繞過一片菜園,她進了娘家的門。
         
        陳母今年43,知青丈夫走后就一直在鎮上獨自生活,此刻她坐在花蔭下,抱著憨睡的甜甜,半瞇著眼睛在曬太陽。
         
        看陳玉鳳進門,忙問:“鳳兒,韓超到底哪天回來?”
         
        “電報上說八.九號,今兒初六,應該快了。”陳玉鳳說。
         
        陳母又問:“你家大房是不是還在鬧分家?”
         
        陳玉鳳一笑:“媽,您就甭操心了,大房再鬧,我婆婆心里有本賬,不會任由他們胡鬧的。”
         
        “那是,我信你婆婆的為人,不會讓我閨女受委屈的。”陳母說。
         
        想當初陳母并沒想閨女跟自己一樣,那么小就結婚,人說如今追齊彩鈴的小伙子多,可陳玉鳳當年屁股后面追的小伙子,可多了去了。
         
        十里八鄉的媒人差點踏斷門檻,介紹的全是父母有頭有臉,家庭情況好,自身優秀的年青人。
         
        但老姐妹跪在陳母面前指天發誓,說兒子一定會讓她閨女過上好日子,求陳母給她兒子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拗不過老姐妹,陳母就答應了。
         
        韓超自結了婚,津貼沒有私留過一分,每月按時寄來。
         
        陳玉鳳雖說一下生了倆閨女,但有倆老姐妹相幫,再有韓超那份津貼,日子過得很滋潤,陳母對女婿就很滿意,此時她唯有一點操心:“鳳兒,等韓超回來,抓緊再生個兒子。”
         
        “媽,你咋總這樣啊,我跟你說多少回了,我不生了。”陳玉鳳說。
         
        “不生兒子,你將來老了咋辦,病了咋辦?”陳母反問。
         
        陳玉鳳一聲冷笑:“我婆婆有倆兒子呢,如今病了,不也沒人管?”
         
        “你啊……當初你爸心里也是有你的,可有人給他生了兒子,他就不認你了,為啥,因為在男人心目中,總是兒子更重要。”陳母又說。
         
        陳玉鳳的知青父親,一開始說是為了進城辦假離婚,走的時候還帶走了陳母娘家好些家當。
         
        回城不久后來封信,說有個女人給他生了兒子,為了兒子他必須跟對方結婚,從此就撇下她們了。
         
        后來,只在陳玉鳳18歲那年來過一趟安陽縣,但再也沒回過桂花鎮,沒再見過陳母。
         
        這事叫陳母倍受打擊,她總覺得是因為自己沒生個兒子,丈夫才會拋棄自己的。
         
        她被拋棄了倒無所謂,但是她希望女兒能有個兒子。
         
        否則,怕女兒跟自己一樣,也要被丈夫拋棄。
         
        倆母女正聊著,門外花圃里傳來一聲清脆的喊:“啊,不好,媽媽在。”
         
        這是陳玉鳳的二閨女,蜜蜜。
         
        在那本書里,被形容為是,天生壞種。
         
        不比甜甜乖,她從娘胎里出來就頑皮無比,是個假小子的性格。
         
        這才六歲,下了河游的比魚還快,上起樹來,兔子都要羨慕她的靈活。
         
        陳玉鳳嫌這丫頭太野,總喜歡收拾她,她也是一見媽媽就跑,動不動竄上樹,陳玉鳳不會爬樹,望女興嘆,只能干著急。
         
        “蜜蜜,快來,媽媽給你看個好東西。”陳玉鳳從兜里掏出張照片來。
         
        “什么好東西呀媽媽,先告訴我我才來。”蜜蜜說。
         
        怕媽媽又是哄她,抓住了就給一通胖揍,不見兔子可不能撒鷹。
         
        小女孩躲在一叢怒放的大麗花后面,兩只眼睛明明亮,一臉好奇。
         
        陳玉鳳掏出照片說:“給你看你爸爸的照片喔。”
         
        蜜蜜從小就聽說她有個軍人爸爸,是鎮上游泳最快,爬樹最快的人,當然,她也看過爸爸穿著軍裝的照片,看起來兇巴巴的,很不好惹。經??凑掌?,倒不是蜜蜜想爸爸,而是她想等爸爸回來,就跟爸爸比一比,看誰游游泳更快,爬樹更高。
         
        但一聽又是照片,她要跑了:“不看。”看太多,不新鮮了。
         
        “這是張新的,你從來沒看過,爸爸騎大驢喲。”陳玉鳳連忙說。
         
        蜜蜜還在花圃里藏著,陳母懷里的甜甜睜開眼睛,搶過照片一看,頓時來了句:“媽媽,你說要我爸爸是照片上這只驢,該多好???”
         
        陳玉鳳一驚,陳母也是一驚,但看看照片,倆人頓時笑了起來。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79.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