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男生親著親著就會起反應嗎|那么大是怎么放進去的

        ?2022-02-12 16:47?? ?子墨??

        比如今天,他們一家吃的是碗豆尖蒜苗臘肉涮的火鍋,給她卻是一碗連蔥花都懶得灑的豬油拌粉,就這,都舍不得撈碗干的,是碗湯飯。
         
        大兒子約是覺得瞧不過眼,給她悄悄放了兩塊臘肉。
         
        大兒媳婦欺負她瞎了看不見,挑出來扔地上,喂雞了,饑腸轆轆的王果果聽到那兩塊肉啪到地上的聲音,腸子都餓痙攣了。
         
        雖說眼睛瞎了,但她的心卻比原來更清亮了。
         
        曾經她年青力壯的時候,大兒媳婦想要她幫忙,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天天喊媽,哭著喊著說將來要給她養老送終。
         
        于是她替大房出力,替大房帶孩子,平常做點小生意賺的錢也全給大房攢著。
         
        她病了之后,韓峰帶她去醫院查過一回,聽醫生說要照啥愛克死,啪的拍個照就得幾十塊,頓時歇了替她看病的心,含含糊糊把她帶回家了。
         
        雖然嘴上不說,但老大倆口子現在存的心,就是想把她趕到二房。
         
        讓二房替她看病。
         
        替她這個瞎婆子養老送終。
         
        試問,有這樣白眼狼的兒子兒媳,王果果能不生氣?
         
        這時陳玉鳳要裝聾作啞,不接茬,等二兒子來了趕緊卷起鋪蓋走,隨軍才對。
         
        她命硬,她就死磕老大一家,只要他們有臉,就讓他們把她活埋釘進棺材里。
         
        自己生的兒子,她認,那是她自己造的孽,活該吞苦果。
         
        但陳玉鳳偏偏要往上湊,老太太能不生氣嗎?
         
        萬一她跌了摔了,老大倆口子順勢把她送二房,二房不又多個麻煩?
         
        “趕緊走,你的飯臭,我不吃。”她說。
         
        “就算你想罵我,先吃了飯行不行?”陳玉鳳挑起筷子:“要不我喂你?”
         
        婆婆伸手揮了過來,作勢要打,手還沒挨著,陳玉鳳挑著只大蝦塞過去了。
        肉質緊實有嚼勁,只含在嘴里王果果就能分辯出來,這蝦剛才應該還在小河里歡快的撲騰,無比的新鮮。
         
        “鳳兒,再這么著……我真要打你了。”婆婆嘆口氣,終是吃了那只蝦。
         
        陳玉鳳把筷子給婆婆,來了句:“打呀,把我打跑,大嫂給你好果子吃呢。”
         
        倆人說的當然是氣話。
         
        也是因為從小到大都在一處,知曉彼此的脾氣,才敢這樣。
         
        大嫂借腰疼躺在床上,兩只耳朵豎著,悄瞇瞇的聽著呢。
         
        王果果故意高聲說:“早在分家的時候我就虧了你,給你大嫂的多,我圖啥,就圖她當時承諾要給我養老?,F在她不養,你往上湊,你就是缺心眼,榆木腦袋!你要趕緊跟韓超進城,離了我這個禍害,懂不,我是個瞎老婆子,死不死無所謂?”
         
        陳玉鳳說:“媽,一切等韓超回來再說,別說什么死不死的?”
         
        “趕緊走,我幫了老大,老大就該給我看病,我就是死也要死在他屋里!”
         
        王果果這一聲,吼的房里的大嫂直齜牙。
         
        這婆婆,公公活著的時候,喝醉了酒愛打人,她回回都能反殺。
         
        要不是瞎了,蘇紅可糊弄不了她。
         
        “趕緊吃吧你,我餓得很,沒力氣勸你。”陳玉鳳說完,放下砂鍋走了。
         
        回到家,她另給自己煮了碗醬油剁椒粉,滋味淡的有些吃不下,于是切了幾片松茸蓋在上頭,這味兒才正,才鮮嘛。
         
        吃飽喝足,支起大鍋,她還得把剛采來的雞樅用油熬了。
         
        她做的油雞樅,因為舍得放油,又火候掌握的好,味兒也是十里飄香。
         
        扭開收音機,往外飄的是李谷一溫柔細膩的聲音,唱的是那首陳玉鳳百聽不膩的《妹妹找哥淚花流》。
         
        “妹妹找歌淚花流,不見哥哥心憂愁,望穿雙眼盼親人,花開花落幾度秋……”
         
        合著這優美的歌曲,熱油下雞樅,轉眼,一鍋熱騰騰,浸透油汁的油雞樅就出爐了。
         
        等油雞樅稍微涼點兒,把它整個兒裝進一只干干凈凈的大陶甕里,再進屋,翻開一本筆記本,從夾層的塑料皮里抽出一張照片。又轉身,自床下掏出一截繩子,陳玉鳳提著陶甕出門了。
         
        下午的桂花鎮天碧如洗,端午處處花。
         
        她要去趟鎮東頭的娘家,一路上順道兒,就能把這些油雞樅全賣掉。
         
        這就是陳玉鳳的能干之處了,不但丈夫有津貼,她自己只憑做生意,也能把家照料的妥妥貼貼。
         
        剛一出門,又碰上大嫂蘇紅。
         
        剛才她還念叨著腰疼,這會兒卻是龍馬精神,兩只腳竄的比兔子還靈便,迎上陳玉鳳就問:“你拿著繩子,又要去捆蜜蜜吧?”
         
        除了甜甜,陳玉鳳還有一個特別頑皮,無法無天,假小子性格的閨女,名字叫蜜蜜,從小養在娘家,因為陳玉鳳嫌她沒個女兒相,總喜歡收拾她,所以那丫頭也是見了陳玉鳳就跑。
         
        非拿繩子,捆不回家的。
         
        陳玉鳳沒理蘇紅,徑自往前走,蘇紅兩只眼睛泛著光,又說:“你知道不,齊家酒坊的齊彩鈴今兒要去相親,據說相的是個死了老婆的男人,一嫁過去就得給人當后娘。”
         
        陳玉鳳這才頓了一下腳,話說,她曾做了個夢,夢里有本書,而書中的女主角正是齊彩鈴,在夢中,齊彩鈴也是嫁給一個喪偶的男人,但那男人是個大軍官,團級干部。
         
        這下,陳玉鳳愈發相信夢是真的了。
         
        不過于別人的人生,既使是女主角,她也不感興趣,韓超馬上就要到家,她得把蜜蜜捆回家呢。
         
        *
         
        她不好熱鬧,蘇紅好呀,一路小跑,就往齊家酒坊看熱鬧去了。
         
        話說齊彩鈴和陳玉鳳,不但生在同一個鎮子上,而且年齡一般大,齊彩鈴的親媽,陳玉鳳的親爹都是知青,回城的時候,都拋下了另一半和她倆。
         
        倆一樣大的姑娘,都是半城半農村的出身,生得又一樣漂亮,于婚事上,大家難免要做比較。
         
        陳玉鳳嫁的是個惡霸,挺可憐的吧,而齊彩鈴呢,因為長得漂亮,心氣兒高,十里八鄉挑挑揀揀,談過的對象要不是縣里的領導家的兒子,就是在外面做生意的暴發戶,個個非富即貴。
         
        從二十歲挑到如今,都25了,大家都覺得,她必定要嫁個暴發戶。
         
        可誰知這猛乍乍的來個炸雷,齊彩鈴要去相個37歲,還喪偶,帶倆娃的老鰥夫,老男人。
         
        這下,全鎮人的下巴都要給驚掉了。
         
        尤其是蘇紅,她的脾氣,恨人有,笑人無,尤其眼紅陳玉鳳如今的好日子,更眼紅韓超那種惡霸還能上報紙這種荒唐的事兒。
         
        于她來說,雖齊彩鈴和陳玉鳳與她都不相干,但妯娌之間相嫉,她就是希望齊彩鈴能嫁的比陳玉鳳好一點,聽說那丫頭居然要去給人當后娘,她比齊彩鈴的爹,齊大叔還著急呢。
         
        到了齊家酒坊門口,看齊彩鈴燙的大波浪,穿著粉紅色的裙子,涂著艷紅的口紅,蘇紅迎上就問:“彩鈴,你該不會真要嫁個死了老婆的男人,去給人當后娘吧?”
         
        齊大叔是開酒坊的,愛喝酒,常年爛醉,脾氣暴躁,而且從小打慣了齊彩鈴,此時只差脫了鞋抽她了,呸的就是一口濃痰:“呸,她今天要敢去相親,我就打斷她的腿。”
         
        “彩鈴,你才多大,多少小伙子追你你不嫁,要給人當后娘?”蘇紅勸說。
         
        孫大嬸也說:“后娘可不好當,別人家的孩子,永遠都不會拿你當親媽。”
         
        齊彩鈴輕撩頭發,目光掃過這幫好事的女人,嘴角抽一絲笑:“嬸兒們,你們就別勸了,我心意已決,今天必須去相親。”
         
        所以,還真是個死了老婆的男人,她還真要去相親?
         
        齊大叔本是個爆脾氣,昨天的宿醉還沒消,頓時掄起棍子,跳起來就要打。
         
        按理,爹要打人,她該怕吧,但齊彩鈴非但不怕,而且居然還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跟個神經病一樣。
         
        圍了一群人,不可能真叫齊大叔打閨女,一幫人忙把他給攔住了。
         
        “齊大叔,甭打孩子呀。”有人說。
         
        還有人說:“彩鈴,別傻笑了,趕緊找個地方躲一躲,等你爹氣消了再回來。”
         
        齊彩鈴依舊放聲笑著,眼看去縣城的班車來了,連蹦帶跳沖過去,跳上車了,上車后,還不忘搖頭揮手,跟大家說再見。
         
        “這丫頭怕不是瘋了吧,難不成腦子給驢踢了?”孫大嬸攔著齊大叔,高聲說。
         
        蘇紅篤定的說:“我看她的腦瓜子,是不正常,估計是受了啥刺激,瘋了!”
         
        大家都很納悶,好端端一姑娘,咋突然就瘋了呢?
         
        不過齊彩鈴可沒瘋,腦子也沒被驢踢,她,是穿越了,而且還是穿書的。
         
        而且更加幸運的是,她穿的還是自己寫的書,并且穿成了女主角。
         
        話說,在將來,有段時間后娘文學特別火熱,鑒于自己的人生經歷,拿自己作為女主角,齊彩鈴也跟風寫了一本后娘文學,在書中,她把自己設定成女主角,嫁給一個比自己大12歲的軍官,并且替軍官撫養大了倆個從小就是天才少年的兒子。
         
        家在軍區大院,她會是最美,最溫柔,最善良的后娘。
         
        也會是最優秀,最風光的軍嫂。
         
        但俗話說得好,紅花需要綠葉襯,幸福來自于比較,光自己幸??刹恍?,她在書中還設定了一個襯托自己人生幸福的對照組。
         
        那個對照組就是陳玉鳳。
         
        她要嫁的軍官是個團長,比陳玉鳳的丈夫韓超級別高,這是一重對照。
         
        而她撫養的繼子都是男孩,而且都特別優秀,陳玉鳳生的卻是倆閨女,一個無法無天,是天生壞種,另一個又傻又呆,是個天生呆瓜。
         
        齊彩鈴的繼子從小就乖巧優秀,都是天才少年,陳玉鳳的閨女卻從小惹禍不斷,凈給父母添麻煩,這是另一重對照了。
         
        在將來,陳玉鳳會為了拼兒子死在產床上。
         
        而齊彩鈴,則會憑借丈夫在部隊后勤上的關系,接手大批軍產,賺的盆滿缽滿,甚至,就連陳玉鳳的丈夫韓超,在將來位高權重后,也會因為齊彩鈴的繼子足夠優秀,成為她繼子們的干爹,并且,把會把自己所有的資源,全部傾注給她的繼子們。
         
        這本書還沒寫完,一覺醒來齊彩鈴就穿越了。
         
        正好穿到跟男主角相親的節骨眼兒上。
         
        試問,當一個作者穿成自己書中的女主角,不繼續走女主的輝煌路,展開她腳下的錦繡畫卷,難不成她傻?
         
        齊大叔拎著棍子還在追,齊彩鈴不停的催促班車司機,讓他快點跑。
         
        寫了一本后娘文學,設定中的倆繼子又是那么的優秀。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78.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