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你在我上面我在你里面*在身體里一下一下的

        ?2022-02-12 16:43?? ?子墨??

        陳玉鳳不理她,她就到鎮子上,又跟別人說:“我嫁過來也有十年了,剛來那年韓超16歲,你們是沒見過,他被人追,從鎮政府四層的高樓上跳下來,屁股都摔成八瓣兒了,還拎著板磚給個混混開了瓢才暈過去的,在醫院躺了半個月,醒來還在找磚,說要揍人。這種人,他要能改了打人的毛病,我去吃屎。”
         
        “玉鳳是不該隨軍,男人要關起門來打老婆,誰能知道?”有人接茬說。
         
        另有人說:“可千萬不能叫玉鳳去首都,萬一給打死了呢,男人打死老婆又不用判刑,玉鳳苦守七年,可別再搭上一條命。”
         
        大嫂頓時拍手:“要我說,玉鳳就該留在老家,我婆婆只是眼睛瞎了,還年青力壯的,平時摸著灶臺做把飯,幫忙看看家,韓超又月月有津貼寄來,玉鳳躺著花都花不完,咱鎮上花費小,天寬地廣無人管,她不美得?”
         
        孫大嬸心明眼亮,此時正好賣完了豆花在閑逛,接過話茬說:“蘇紅,話不能這么說,玉鳳生的是對雙胎,孤身一人帶大倆娃,日子過得多艱難,你呢,倆兒子全靠婆婆幫襯,她還幫你守攤賺錢,辛苦了十幾年,玉鳳是該留在老家沒錯,但婆婆,該你自己養。”
         
        打量誰瞎呢,蘇紅不想陳玉鳳隨軍,是因為想讓她幫忙照料婆婆。
         
        黃鼠狼給雞拜年,她沒安好心腸。
         
        但架不住她會說啊。
         
        蘇紅笑著說:“孫大嬸,我可是個純孝子,我樂得給我婆婆養老送終,等她癱床上了,我還能給她擦屎揩尿,可架不住她總想著二房,想讓二房替自己養老,伺候她啊,你們說我咋整?”
         
        眾人對視一眼,搖搖頭散開了。
         
        嫁個男人不靠譜,又攤上嘴巴這樣會說,心黑的大房,陳玉鳳的苦跟誰說?
         
        孫大嬸想來跟陳玉鳳聊聊,雖說解不了難,但想幫她寬寬心的。
         
        不過到了陳玉鳳家門口,看繁花深垂的院門緊閉,估計她也煩心。
        于是把碗清晨賣剩的豆花放到房門前的石臺上,敲敲門知會她一聲,走了。
         
        院子里,陳玉洗完了菌子,正在洗蝦,挑蝦線,給蝦開背。
         
        今兒一早采的菌子被洗的干干凈凈,晾在腳邊控水。
         
        一大笸全是雞樅,成色好的得熬成油雞樅拿出去賣,成色差的留下來自己吃。
         
        洗好了蝦,她還得抓一把泡發好的米粉出來。
         
        桂花鎮靠近首都,是北方,本不產米粉,但陳玉鳳的婆婆是云南人,從云南帶來的手藝,用飯米、糯米和芋頭等料親手做的米粉,爽滑筋道有嚼勁兒。
         
        味兒獨一家的好。
         
        她先把青蝦掰了頭炒出蝦油,再拿蝦油把菌子和鮮蝦炒好蓋在米粉上,拿昨夜剩的雞湯那么一澆,大砂窩坐火上,柴火就燃起來了。
         
        孫大嬸剛走,陳玉鳳就差著甜甜把豆花端了回來。
         
        趕著吃完飯她還得熬雞樅呢,沒時間跟人閑聊,所以剛才故意不開門的。
         
        關于她要不要隨軍這事兒,滿鎮的人吵成了一鍋粥,大家以為陳玉鳳如今也是無頭的蒼蠅,六神無主。
         
        實則不然,陳玉鳳心里自有一本賬。
         
        原本,她確實不想隨軍。
         
        兩娃眼看到上學的年齡了,學校就在家門口,等娃一入學,她在鎮上做點小生意,日子無比自在,還不用受那兇巴巴的,臭男人的氣,多好?
         
        但最近她打定主意了,必須隨軍。
         
        一則,婆婆深知兄弟妯娌易起事非,早早就分了家,把自己分在大房,打定主意,是要大房給她養老,替她送終的。
         
        但有錢難買早知道。
         
        原來的大嫂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待婆婆關懷備至,待陳玉鳳也如沐春風。
         
        但最近婆婆猛然失明了,先時大嫂還愿意張羅著幫忙看看,聽醫生說老太太的病在腦子里,估計要花大價錢來治,頓時就變了臉了,天天吵嚷著要重新分家。
         
        如今只差把婆婆連鋪蓋卷起,扔到陳玉鳳這兒了。
         
        好的時候替自己干活,病了就扔給旁人,天下哪有這么好的事兒?
         
        陳玉鳳要一直呆在老家,大嫂早晚會把婆婆送到她這邊來。
         
        不是陳玉鳳不想養婆婆,只是天下沒個婆婆給大房奉獻了半輩子。
         
        轉頭讓二房養老的道理。
         
        再就是關于閨女的教育問題了。
         
        她不做了一個夢嘛。
         
        醒來后她清晰記得夢里自己的人生歷程。
         
        據說在將來,她因為生了倆閨女,沒生兒子而無比自卑,為了執意追生兒子,非但差點弄丟丈夫的工作,自己也會因為難產死在手術臺上了。
         
        關于生不生三胎這個問題,陳玉鳳倒沒想過,可她本身生的是倆閨女,婆婆,娘家媽,鎮上所有人幾乎都在勸她,被人勸的久了,陳玉鳳難免要起心動念。
         
        不過既然知道自己會難產,她當然打死都不生了。
         
        夢里還說她因為跟婆婆感情深,為了伺候婆婆,要到兩年后才會隨軍。
         
        在陳玉鳳看來,早兩年晚兩年沒啥問題,可夢里卻說,她的倆閨女小時候就沒讀過育苗班,又在小鎮讀了兩年小學,沒才沒藝,轉到首都讀書后,樣樣功課跟不上,都會變的自卑又懦弱,最后,她們也會早早而亡。
         
        倆閨女是陳玉鳳的眼珠子。
         
        只要對她們好的事,她就必須去做。
         
        雞鳴田舍,紅日掛空,陳玉鳳在撕雞樅,甜甜在守鍋。
         
        火舌舔吻,砂鍋邊緣先是冒出滋滋的油氣,繼而就沸騰開了。
         
        河蝦的鮮配著菌子雞湯醉人的濃香,頓時充盈了整個院子。
         
        甜甜看鍋蓋兒給頂的撲撲作響,回頭喊:“媽媽,鍋開啦。”
         
        陳玉鳳推開笸,在井旁涮把手,墊抹布揭開蓋,粉白的蝦肉,浸透褐色湯汁的蘑菇和胖了一圈兒的,雪白的米粉正團在一塊兒,奏著一曲歡快的樂章。
         
        轉身的功夫她已經剁好了小香蔥,一把灑進砂鍋里,先挑出一瓦罐來,盛了湯,再把孫大嬸給的那碗豆花坐在上頭當蓋兒,遞給了甜甜:“去,給你外婆和妹妹端去,她們中午就不用自己做飯了,吃這個。”
         
        “可是媽媽,我好餓。”雖說早晨媽媽留了粑粑,可甜甜無心吃,粑粑涼了就咬不動,她早晨沒吃飯,此時已經餓的饑腸轆轆了。
         
        外婆家在鎮子的另一頭,走過去還要好遠呢,她腿軟,怕自己走不到。
         
        陳玉鳳又從鍋里挑了幾大筷子米粉,加了兩勺湯進瓦罐,說:“那你就跟妹妹,外婆一起吃!”
         
        “好的媽媽。”只要走到外婆家就可以開飯,這個甜甜可以接受。
         
        目送閨女提著瓦罐出了門,陳玉鳳也該吃飯了。
         
        凌晨四點就上山采菌子,為了趕早,早飯都沒吃,此刻她也餓的頭暈眼花。
         
        不過她剛剛端起碗,忽而屋后傳來哐啷一陣響聲,緊接著大嫂一句喊:“媽,那是我剛給你做的飯,你咋把它打翻了,這可怎么辦,我生爐子重新給你做吧。”
         
        “做啥做,不吃了。”另是個火氣十足的聲音,這是婆婆。
         
        大嫂試探著問:“我聞著玉鳳家味兒特別香,要不我去玉鳳家給你一碗?”
         
        陳玉鳳是端著砂鍋吃的,鍋大粉少,蝦也總共兩只,看了眼自己的飯,她一勾唇,便聽婆婆說:“蘇紅,甭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我好的時候替你看孩子,替你操持家務,現在我病了,你就想把我往玉鳳那兒推。”
         
        “媽,你怎么總這樣,你是自己想去玉鳳家了吧?你可別鬧,我現在就給你做飯,馬上就給你做。”大嫂嘟嘟囊囊,進廚房了,但這邊陳玉鳳才端起砂鍋,就聽大嫂又是一聲叫:“哎呀,我的腰可真疼,我先睡會兒去。”
         
        忍無可忍,陳玉鳳端著砂鍋出了自家小院,往大嫂家去了。
         
        桂花鎮坐落在山石間,房屋皆依山而建,全是石砌的小青樓,家家門前一塊平壩,石頭壘成的院墻上,縫里點著香蔥,芫茜和水靈靈的小白菜,一眼望過去,家家戶戶門前皆是綠意盎然。
         
        婆婆王果果就站在平壩上,手扶著院墻,正在發脾氣。
         
        雖說王果果已經孫子滿地跑了,但人并不老。
         
        她孩子生得早,今年才46歲,身材略瘦,皮膚白皙,雖說上了年紀,但背不駝腰不彎,跟她的性格一樣,板板正正。
         
        不過瞎了眼人就可憐了,半個月前她摸瞎出門,不小心跌進河里,非但把身上掛著的,她生平最寶貝的個玉佩丟了不說,還差點沒給水嗆死。
         
        被大兒子從河里救上來后還得了一場肺炎,最近才剛好,人也瘦了一大圈。
         
        拄根木棍,她腳邊是一攤清湯寡水的素米粉,一群雞爭先恐后,正在搶食。
         
        “媽。”陳玉鳳把筷子遞到婆婆手中:“我做了飯,咱一起吃。”
         
        “韓超馬上回來,你不收拾東西,準備好隨軍,跑來干啥?”婆婆先問一句。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77.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