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我行不行你不試試怎么知道 隔幾秒鐘就抽一下

        ?2022-02-12 16:42?? ?子墨??

        經紀人何玫把情況一分析,最后得出的結論就是:“你可得想好了。”
         
        她顯然不是很建議接這檔綜藝,因為弊大于利。
         
        讓她來選的話,另一個慢節奏的生活類綜藝更合適,要是運氣好點,還能把形象給扭轉過來。
         
        總比去《傾城之戀》被群嘲來得好。
         
        鹿言翻了兩頁本子,面不改色地說了句:“謝謝玫姐,我想好了。”
         
        她一副沒當回事的態度,讓何玫心里直嘆氣。
         
        “你想好了就行,這幾天保持好狀態,等進組通知吧。”
         
        何玫不再費口舌勸她,收拾了東西就走。
         
        她是公司的金牌經紀人,鹿言原本是她最看好的苗子,臉蛋純天然,三百六十度無死角,能吊打圈內一眾女星,身材更是無可挑剔。
         
        何玫對她寄予厚望,親自帶她,然而她踏入娛樂圈才多久,就搞得個全網黑的風評,簡直讓人失望。
         
        何玫已經打算等她上完這檔綜藝,要還是救不起來的話,就直接給她換個經紀人,哪涼快哪呆著去。
         
        “我要是有讀心術,準能聽見何玫是怎么罵我的。”
        大門關上后,鹿言慢悠悠地給自己剝了個橘子,邊吃邊吐槽。
         
        “本系統不支持兌換該功能。”
         
        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在她腦子里響起,冷漠又無趣。
         
        鹿言嘆了口氣,“說得好像你有什么是能兌換的一樣。”
         
        這么多年她都習慣了。
         
        垃圾系統,一點忙都幫不上,全靠她辛辛苦苦做個職業演員,無時無刻不在發揮演技。
         
        要不是惦記任務完成后的獎勵,她早就想甩手不干了。
         
        鹿言是個穿書者。
         
        穿進這個世界后她才知道,這里是五本小說的融合世界,有五個男主和女主,但重要配角卻意外合并了。
         
        她得一人分飾五個角色,去推動五本書的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完成任務。
         
        這玩意兒怎么想都挺離譜的,鹿言當場就想拒絕,但系統莫得感情地說了句:
         
        “任務獎勵是你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然后鹿言就屈服了。
         
        只是她沒想到任務之路如此漫長,垃圾系統還不幫忙,靠她一個人撐到了現在。
         
        如今她扮演的全網黑女明星,就是最后一個角色。
         
        只要上完這檔戀愛綜藝,她就能功成身退,快快樂樂拿錢走人。
         
        《傾城之戀》是一檔創新性的戀愛綜藝,大膽采取全程直播的形式,制作班底更是全娛樂圈獨此一家,有多個國外資深工作室參與制作。
         
        綜藝官宣時,節目組聲稱這會是一檔“史上最夢幻的傾城絕戀”,并透露了投資不低于十個億,致力于打造一檔童話般美好的粉紅少女夢。
         
        一開始沒幾個人期待,畢竟畫大餅的節目多了去了,觀眾早就沒那么好騙。
         
        直到影后林月突然官宣,確定參與這檔節目的錄制,一時間驚掉無數人的下巴。
         
        別人家做戀愛綜藝,不是找幾個俊男靚女的素人,就是年輕的偶像流量。這節目夠大膽,直接請了國民女神來,還不是坐在觀察室,是跟男嘉賓談戀愛。
         
        那可是林月,娛樂圈最年輕的雙料影后,家喻戶曉的大明星,不是全靠流量撐起來的愛豆藝人。
         
        這一舉直接打響了節目的知名度,畢竟老百姓最八卦了,誰不想看電影里的女明星在現實里跟人談戀愛呢?
         
        那可比電影刺激多了。
         
        于是《傾城之戀》未播先紅,節目組趁熱打鐵,透露了節目里將會有十個嘉賓,五位男嘉賓,五位女嘉賓,林月只是公布的第一位。
         
        第一位就這么刺激,那后面的還得了?
         
        這下觀眾的胃口被狠狠吊了起來,“傾城之戀”四個字更是隔三岔五上個熱搜,眾人翹首以盼,就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男嘉賓,能配得上跟影后談戀愛?
         
        然而節目組就是不肯透露,觀眾最想知道什么,他們就把什么藏得嚴嚴實實,只隔一段時間放個女嘉賓的官宣出來,持續炒熱度。
         
        有了林月的珠玉在前,后面三位就沒有多大沖擊性了。
         
        但這三位也都是影視歌幾個領域里有名的女明星,讓觀眾拉滿了期待,更是把“傾城之戀節目組到底多有錢”刷上了熱搜。
         
        直到最后一位女嘉賓的名字被公布出來,情況頓時發生了變化。
         
        “???這誰???”
         
        “哪兒來的十八線糊咖,聽都沒聽說過。”
         
        “節目組是不是發錯了???前面四位是什么地位,這個給她們提鞋都不配好吧?”
         
        “懂了,這是個來伺候大佬們的丫鬟。”
         
        “碰瓷咖不配,節目組滾出來解釋!”
         
        “無語了,這人怎么還在娛樂圈。”
         
        “……”
         
        何玫對網絡上的風向早有準備,沒讓人去刪帖控評。
         
        有時候黑熱度也是熱度,既然鹿言是個招黑體質,那拼命捂嘴也沒什么意義了。只能看她上了節目之后,能不能找到機會扭轉一下口碑。
         
        何玫打電話讓鹿言最近別上網,專心準備進組拍攝的事。
         
        這其實也是難得一遇的機會,但愿她能學聰明點,打個翻身仗。
         
        鹿言乖乖答應后,掛了電話就繼續翻網上的帖子。
         
        “這仗勢,比我想得還差點兒。”
         
        她啃了一口蘋果,切換自己養了多年的娛樂圈營銷號,下場發了個真假難辨的爆料。
         
        “嗯,這次就碰瓷周茨生吧,上次拍海報正好在同一個地方。”
         
        周茨生的粉絲非常彪悍,屬于是哪家粉都不想去得罪的,鹿言懶得慢吞吞等別人帶節奏了,直接捅個大的,把節奏帶得飛起。
         
        “這才叫節奏大師,學著點。”
         
        她手指一點屏幕,把文章發了出去。
         
        于是當天晚上,全網都再次見證了周茨生的粉絲究竟有多少戰斗力。
         
        “鹿言和周茨生喝咖啡”的詞條才剛出來,她們就把鹿言的所有黑料給送上了熱搜,讓鹿言這個名字霸占半個熱搜榜單,屬于是路人看了都覺得煩的程度。
         
        后半夜鹿言起來上了個廁所,一邊蹲馬桶,一邊檢查自己的戰果,然后滿意地點了點頭。
         
        她現在的人設是全網黑,說是全網,就得是全網,少一個地方都不行。
         
        這就叫——演員的自我修養。
         
        就在鹿言兩個字即將榮登“年度最討人厭明星”榜首時,《傾城之戀》的節目組通知鹿言,讓她進組拍攝。
         
        這節目組也是一樣的頭鐵,她都被罵成這樣了,他們還敢用她,不是勇氣可嘉,就是別有用心了。
         
        但鹿言不在乎他們到底圖什么,因為這檔節目她必須上。
         
        這是最后一個任務了,勝利的果實就在眼前,鹿言已經無所畏懼。
         
        誰都不能阻攔她進組拍攝。
         
        抱著這樣的想法進組的鹿言,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要面對什么。
         
        如果知道的話,她當場就會掉頭,連夜買飛機票跑路,能跑多遠跑多遠。
         
        然后再冷靜下來,反省一下,她的演員之路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而這一切,還得從六年前鹿言剛穿來的時候說起。
         
        樺國,北江城。
         
        圣英高中下課時間一向很早,下午兩點半就已經結束了課程,剩下的時間都是社團活動。
         
        但也有不熱衷參加社團的人,直接背著書包離開了學校。
         
        校門外停著一排又一排的豪車,每當出來一個穿著制服的學生,就有一個司機下車打開車門,風度翩翩,禮儀周到。
         
        這里是全國最頂尖的私立高中,學生非富即貴,從小接受精英教育,幾乎全校都是優等生。
         
        因此學校的課程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生活,是青春期和成年期的過渡,也是享受最后幾年的無憂無慮。
         
        “鹿言,你今天不去音樂社嗎?”
         
        康美娜靠在窗臺上,探出半個身子來,叫住了教學樓下的人。
         
        學生會辦公室在二樓,她的聲音也不大,在樓下剛好能聽到。
         
        鹿言側頭看向她,擺擺手,“我媽叫我今天早點回家。”
         
        “好吧,那周一見咯。”康美娜聳了聳肩。
         
        鹿言點點頭,轉身繼續朝著校門口走去。
         
        一月初的天氣冷得刺骨,鹿言穿著冬季的制服,羊毛背心外面還套了一件西裝外套,也還是冷得嘴唇發白。
         
        她快步走出學校,找到自己家的車,跟下車的司機老王打了個招呼。
         
        車內暖氣很足,鹿言一下子覺得活了過來,從冰箱里拿了一瓶礦泉水來喝。
         
        “今天成星少爺有事,先回去了。”
         
        正在開車的老王忽然開口,一邊說還一邊從后視鏡里看她的反應。
         
        “安成星能有什么事。”
         
        鹿言嘟囔著摸出手機,看了一圈,沒看到未讀消息。
         
        她把手機一收,看著窗外不說話,老王也不敢再開口。
         
        就這么安靜了一路,車開進了山坡上的別墅區,然后緩緩停下。
         
        鹿言拿上書包,說了聲謝謝,下車進了門。
         
        踏進家里的一瞬間,鹿言就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同尋常。
         
        她那位日理萬機的父親居然在家里,現在就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穿得像是要去參加誰的宴會。
         
        母親黎蓉也坐在沙發上,身邊還坐著一個跟鹿言差不多大的女孩,正低著頭,看不清臉。
         
        鹿言忽然有了一種預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的母親就看著她,神情復雜地開口:
         
        “小言,今天叫你回來,是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冷冰冰的系統音也在時隔一月后,再次出現在她腦中:
         
        “觸發原著劇情,現在開啟第一個任務。”
         
        “扮演豪門假千金女配,推動真千金鹿雪和竹馬安成星在一起。”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76.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