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小村長的幸福生活全文版*求主角變成滿級女npc的小說

        ?2022-02-11 17:21?? ?子墨??

        夕陽從山后緩緩下沉,八月的熱風在空氣里悄無聲息地流動。天紅得要泛起金光,把雒陽城郊染成一片暗紅。
         
        城門外不遠處,聚著一小隊車馬。同領頭人交談的是對氣度不凡的夫妻,衣著卻頗為低調,僅帶著三五個護衛婢女,因而也不算惹眼。
         
        今年沒什么天災,雒陽又是都城,因而城郊也不算荒涼,偶爾有巡邏的士兵騎著馬路過,也因為受過打點,便遠遠繞開,若無其事地背身回去了。
         
        澗河邊樟樹上飛走一只黑鵲,樹枝輕輕顫動,飄飄悠悠地落下片樹葉。
         
        樟葉被夏風帶下,從婢女面前飄過,讓那年輕姑娘抱著嬰兒的手緊了緊。
         
        一旁的婦人敏銳地轉頭看她,又不大放心地叮囑了兩句。
         
        侍女低著頭受誡,遠處傳來鴉鵲嘶啞的叫聲。
         
        來自千年之后的靈魂,這一刻睜開了眼。
         
        靈魂:……?
         
        靈魂:這是什么視角?
         
        她看著眼前一半的下巴、一半的天,沉默了。
         
        我是誰、我在哪兒?
         
        這下巴是誰的?
         
        她還沒能把話問出口,一只細膩、微涼的手,已經貼上了她的額頭。
         
        秦楚又呆滯地看那只手。
         
        手背很快移開,一張婦人的臉湊近了。這婦人臉色蒼白,脂粉未施,難掩姣好的容貌。她眉頭緊蹙,聲音里帶著點憂慮:“燒還未全退。”
         
        她身旁的男人聞言也皺了皺眉,目光似有沉痛之意:“等不得了,必須即刻啟程。”
         
        隨后,他向前一步,與周邊幾個侍衛模樣的人低聲交談起來,隱約能聽到“南下”“照料”之類的詞。
        南下?這里是北方?
         
        那我……?
         
        好半晌,秦楚才從茫然中回過神??蛇€未等她對此時此景做出什么反應,便感覺眼前一晃,面前的景色開始變換——她被那婦人抱進懷中。
         
        那雙手抱起她時,那么輕柔,卻又沉穩地好像已經歷過上百次。
         
        婦人將襁褓托起,與嬰兒微綠的雙眼對視,眼中閃著淚光。
         
        阿楚終于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她現在成為了襁褓里的人類幼崽。
         
        她還在緩慢消化著這個不太好接受的現實,面前的人已經開了口。
         
        婦人低聲說:“阿楚,母親對不起你。”
         
        陽安公主劉華,身份何等尊貴,也耐不住雒陽城中士族的流言蜚語。她的女兒阿楚,出生時天降異象,人盡皆知。不到七日,雒陽城內盡是對不其侯家的議論,言天降貴女者有之,言伏家震主者,更是不乏其人。
         
        若阿楚降生時,僅僅是霞光紫氣、日月星辰的異象,尚且可以解釋;可若是龍鳳交頸盤桓從上空略過,又要如何同天下人說呢?……好在這是個女孩,否則更要引得他人忌憚了。
         
        若是女孩,出生時有這等景象,人們便不得不往皇后之位牽扯了;若不是皇后,難不成還想做呂雉?
         
        然而伏家六子,等了十年才有了這樣一個女兒,伏完夫妻又如何舍得出生時便定下她的終身大事,只為保全自身呢?可若留在雒陽,既要她自由,又想要避禍,是斷然做不到的啊。
         
        當然,事件的主人公目前不過是個湯餅之期的嬰兒罷了。
         
        倘若她知道這些前因后果,多半要昂起頭告訴父母:我要坐得比呂后還高,為什么女孩兒不可以呢?
         
        千年前的人大概不會理解她的異想天開。不過,現在還是讓我們回到公元170年。
         
        “時辰到了,該走了…
         
        …阿華。”伏完提醒。
         
        今上再不問事,流言也遲早會傳過去的。倘若這些傳言被圣上所知,追究起來,便是伏氏一族的禍端了。
         
        如此一來,只能將女兒送回東武老家,暫時交移兄弟撫養了。
         
        伏完這樣想著,心中難免愧疚。他垂眼看著幼女,看見一雙赤子的眼,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好像真的能通人事一樣。
         
        他忍不住抬手,拿手背貼了貼這孩子面頰,仍是發燙。
         
        “……”伏完不忍地撇開頭,向乳母吩咐道,“換條濕帕子給她敷上,這兩日都與醫工守著。”
         
        乳母低頭喏了聲。
         
        伏家部曲沖著主人鄭重叩首,最前面的男子上前一步,對著伏完與陽安公主深深一揖:
         
        “主人放心。東武一路,阿六定保小主人平安!”
         
        阿楚睜著一雙朦朧的眼,默默地看著這一幕。
         
        東武?東武是在……?
         
        她思索了一下,勉強從記憶里翻出點資訊:瑯琊,二十一世紀屬山東臨沂?,F在……現在是哪一年來著?
         
        阿楚不會說話,自然沒有人回答,于是只能百無聊賴地觀察環境。
         
        按理說,嬰兒對世界的感知力應當是很弱的,她的五感卻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只是實現因為低燒而有些模糊。因此,她很快便注意到遠處傳來的馬蹄聲。
         
        這聲音短且快,且越來越大,似乎是疾馳而來——不應當哪!她方才注意到,巡邏的士兵都會刻意繞開伏家這一批人,那么來的是誰?
         
        顯然,伏完等人也注意到了這聲音。整裝的部曲們已將手按在了腰間的劍柄上,主人們亦是面色沉重,不知將要面對的是什么。
         
        來人所騎的顯然也是良馬,眨眼的功夫便到了跟前。部曲的神色越發緊張起來,可伏完的臉上卻漸漸浮現出了笑意。
         
        阿楚立刻意識到,這大概是她爹的熟人。
         
        兩匹騮馬一前一后地停在面前,伏完對部曲們擺手示意放松,劉華也微笑起來。
         
        阿楚睜大了眼睛。
         
        馬背翻下來兩人,年長的約莫四十多歲,容貌清朗;另一位則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眼角下垂,面色沉靜,有些不動聲色的意味。
         
        伏完上前一步:“慈明來了。”
         
        那中年文士笑了笑,回應:“我來遲,請伯敬包涵。伯敬,你……”他敏銳地注意到周圍的氛圍,看了眼婢女懷中的阿楚,“這孩子,已經要走了?”
         
        伏完苦笑一聲:“不得不走啊。”
         
        “那我也就不多廢話了。這是荀家的小輩,阿攸。”
         
        荀攸?
         
        秦楚瞪起了眼——這是東漢末年呀!
         
        她的回憶起曾經接觸過的三國史:王室衰敗,天下動蕩,民不聊生……但是,英雄輩出。
         
        這時候的荀攸才十三四歲,可見離一切開始還是有段時間的。
         
        如果我能把握住機會的話,阿楚想,歷史會不會變成另外的模樣?
         
        ……不過對小嬰兒來說,想這些還是有些為時過早了。
         
        荀爽側過身,后方的少年便向前邁了一步,對著伏完與劉華揖道:“見過不其侯,陽安公主。”
         
        “這孩子,”荀爽頓了頓,看了眼身旁的荀攸,仍是低眉順眼的模樣,輕輕嘆了口氣,“……自幼失怙,隨我在雒陽待了幾年。如今廣陵那邊來了消息,他祖父謝世,現要回去吊喪。
         
        便想來問問伯敬,阿攸若與你家阿楚同行,先往東武,待尋到他堂叔后,再自回廣陵,可還方便?”
         
        當然方便!憑這位曹魏謀主的才智,便是這一路她被劫匪綁了(誰知道哪路劫匪會綁架嬰兒),部曲走散,恐怕也能平安脫身!
         
        可惜伏完卻不知道。他猶豫了一下,委婉地提醒:“此番上路,為避人耳目,只備了兩輛馬車。阿楚年幼,需得乳母侍女照顧。若是攸公子也一同,恐怕只能委屈一下,乘安置物品的那一輛了。”
         
        那少年覷了眼伏完,抿了抿嘴,小聲說:“多謝不其侯體諒,攸不介意的。”
         
        “那,攸公子這邊請。”
         
        阿楚目不轉睛地盯著少年荀攸彎腰進了馬車,卻聽得劉華含笑的聲音:“阿楚很喜歡攸小公子呢。”
         
        ???!
         
        阿楚轉了轉眼睛,忍不住抬起手臂抗議。
         
        劉華伸出食指點了點她的小手,嗔道:“可別把巾帕弄掉了。
         
        阿楚對待母親與父親時都不激動,怎么這時卻活潑起來了?”
         
        阿楚:……
         
        大概是因為他戲份比較多。
         
        “好啦。小紅,抱她回去吧。”母親最終還是笑了,眼底卻依舊是惆悵。
         
        阿楚也放下了手,不再鬧了。
         
        她前半生只有二十來歲,再醒來便是東漢伏家的女兒了。不過幾句話的時間,前世的一切已像隔了一層紗,忽遠忽近,看不真切。倒是嬰兒的本能,讓她不自覺想要親近如今的父母。
         
        可是,為什么她剛剛出生便要被送走?
         
        伏完夫婦看上去并不是厭棄她——甚至表現略顯冷淡的伏完,在周圍人不注意的時候,都解下了腰上的玉佩,偷偷塞進了她的襁褓里,現在還有些硌得慌。
         
        “阿楚一事算是結了,也算讓我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了。慈明如今還留在雒陽?黨錮還……”
         
        “還要多謝伯敬哪……”
         
        伏完與荀爽離得不遠,聲音卻壓得很低。阿楚被迫聽了一耳朵雒陽政事,又因為聽不真切,一頭霧水,只好換只耳朵聽聽其他的:
         
        “小主人低燒,切記得不停用涼水擦拭身體……若有問題,便拿你們……”
         
        “醫工若是怠慢了,便去尋部曲來,阿六最是……”
         
        阿楚聽著母親的聲音,感覺昏昏欲睡。
         
        伏完和荀爽正在寒暄,母親劉華正在交代侍女與乳母的照料事宜。阿楚又回到了最開始的位置,連人帶被子給緊緊箍在懷里,只能看著侍女小紅的下巴,與雒陽小半部分的天空,靜靜地發呆。
         
        她的眼前又開始模糊了,感覺夏季被塞在小被子里的感覺實在不太好,雒陽郊外似乎不太涼爽,小紅僅僅地抱著她,讓阿楚感覺臉頰有些發熱。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74.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