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9r2fb"></em>
  • <tbody id="9r2fb"></tbody>

        <button id="9r2fb"><acronym id="9r2fb"></acronym></button>
        <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rp id="9r2fb"><object id="9r2fb"><input id="9r2fb"></input></object></rp>

        色欲強的已婚男人:妻子不能說的秘密免費閱讀

        ?2022-02-11 17:21?? ?子墨??

        小姑娘人小腿短,走得不快,花菱配合她放緩了自己的步子。
         
        她們剛走到當風閣前,一陣疾風從二人身后卷來。
         
        門前出現了一個踏劍而來的少年,少年回身執劍向花菱行了一禮:“見過花師姐。”
         
        此人乃是問劍峰排行第六的弟子林子文,兩峰之間平素并沒什么來往,相處也還算客氣。
         
        林子文一張稚氣未脫的小圓臉,面無表情,顯得十分冷肅。問劍峰的人都隨峰主修習了無情道,摒棄了七情六欲,連表情也吝惜。
         
        修了無情道,處處皆無情。
         
        花菱回禮,隨意和他客套兩句:“林師弟來此所為何事?問劍峰有人出事了?”
         
        問劍峰近來沒有收新弟子,林子文前來定不是為了點燈。
         
        “師尊命我過來查看一下小師妹的本命燈。”他言簡意賅,撿著重要的說。
         
        花菱早就對問劍峰的師徒八卦有所耳聞,從他這一句話中,就琢磨出了點東西。
         
        估摸是問劍峰峰主送了他小徒弟什么保命法器壞了,被他感應到,派林子文來看看她的本命燈。
         
        不再閑聊,花菱解開當風閣門上的陣法,推開閣門,招呼林子文和小師妹:“進來吧。”
         
        林子文板著張小臉,對她點點頭,自行查看去了。
         
        一盞盞燈火在閣樓中幽幽的發著光,花菱取過一盞新燭臺,對小師妹招招手:“瑤瑤,過來。”
         
        花菱已經不是第一次干點燈這個了,她師尊懶得帶弟子過來,給她演示過一次后就把這事交給她了。
         
        其他各峰的長老也跟著有樣學樣,把點本命燈的任務交給了自己名下的弟子。
         
        “師姐要取你指尖一點血,不疼,就像螞蟻咬你一下,很快就好了。”花菱熟練地哄著小孩。
         
        小師妹眨著圓溜溜的眼睛,滿是信任地看著她:“師姐取吧,瑤瑤不怕疼的。”
        好乖!花菱被小師妹可愛到了,下手卻毫不手軟,取出銀針,飛快在小師妹中指上刺了一下,然后用自身的靈力將小師妹的血從心頭引到指尖,最后再落入盞中。
         
        倏地,盞中冒出一簇豆火,似在跳動,焰色赤紅,焰光溫暖。
         
        這就是魂火。
         
        花菱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起有件她很想做的事。
         
        想得她抓心撓肺。
         
        花菱護著小師妹的本命燈,將它送至三樓存放太清峰弟子的本命燈處。
         
        她的視線停留在最前方的那盞本命燈上。
         
        花菱是太清峰首徒,最前面的那盞燈就是她的。
         
        花菱猶豫再三,還是抵不過自己的心癢難耐,把那盞本命燈拿了出來。
         
        她鬼鬼祟祟地護著本命燈走出三樓,正好碰上從四樓下來的林子文,他手里拿著一盞空燭臺,沒有魂火。
         
        即使花菱平??床欢畣杽Ψ灞娙说谋砬?,此時也看出林子文臉色不太好了。
         
        她問:“怎么了?”
         
        林子文臉色蒼白的回道:“師妹的本命燈……滅了……”
         
        “哦,”花菱不以為意,她想起自己想干的事,“我一直都想知道……”
         
        她舉了舉手里的本命燈,燈火微動,像是在昭示著主人的勃勃生機。
         
        林子文:“?”
         
        都這個時候了,她有什么想知道的?
         
        “本命燈熄了的話,人會不會死?”
         
        花菱說完,一把捏住了自己的魂火,快到林子文都來不及阻止。
         
        而那魂火卻從她指縫中溜了出來,在她拳頭上方微微跳動,似乎在嘲笑花菱。
         
        林子文松了一口氣,宗內都說太清峰的花師姐是整個太清峰最靠譜的,想來也不會……
         
        林子文還沒松完那口氣,花菱隨即又手覆靈力,一把掐住了自己的魂火。
         
        而后只余一縷青煙從她手心中飄出。
         
        這時,空了的燈盞中浮現出一團小小的紅光,紅光鉆進花菱指尖,化作一脈鮮紅刺目的細線從她中指開始沿著手臂極速向上蔓延,直至她額心停止。
         
        花菱感覺額心有些發燙,但很快就恢復了。
         
        很好,算它無事發生。
         
        花菱洋洋得意:“你看,什么事兒都沒有。”
         
        林子文欲言又止,想提醒她腦門上長了個東西:“師姐,你額……”
         
        他話還沒說完,花菱眼前一黑,整個人失去了意識,倒在原地,耳邊穿來模糊又遙遠的叫喊:“花師姐——”
         
        ……
         
        花菱做了個很長的夢,夢里她在一個夜深人靜的夜里,獨自一人坐在工位上對著電腦噼里叭啦的打字。
         
        猛干一杯黑咖啡,繼續激情工作。
         
        窗外已經透出了微微的曦光,她終于交上了這份文件,心力交瘁。
         
        她決定做完這個項目就辭職,天天加班,她是真吃不消。
         
        最近好像都累出心臟病了,她這會兒感覺心臟跳動劇烈,整個人開始漸漸的喘不過氣,視線逐漸模糊。
         
        她猝死了。
         
        畫面再一轉,她成了一個襁褓中的嬰兒,大雪紛飛的天里,她被人仍在一個破廟中。
         
        襁褓里的溫度正在消散,花菱有種似夢非夢的感覺,她能感受襁褓中的嬰兒失溫的感受,連哭喊的力氣都沒有,身體逐漸變得冰冷。
         
        門外傳來了踏碎枯枝的聲音,一個身著白裙的人走進破廟。
         
        外面飄著大雪,女人周身卻沒有一絲污痕。
         
        她抱起差點被凍死的花菱,說:“小可憐,你就是我的大弟子嗎?”
         
        女人用靈力緩緩驅走她身上的寒冷,花菱逐漸恢復了體溫。
         
        她在襁褓中一瞬不瞬地看著女人,女人眼帶溫柔的笑意,看到她襁褓內縫著的兩個字:花菱。
         
        “小花菱是嗎?隨為師回去吧。”
         
        女人召來鶴駕,抱著她坐上去。她用靈力護住花菱,白鶴雙翅一展,車駕奔赴云中。
         
        帶她回去的女人是太清峰峰主——傅儀清。
         
        她那日有感,給自己卜了一卦,西南方破廟中出現了與自己有師徒緣的人,便前去看了看,帶回了花菱。
         
        就這樣,花菱成了太清峰首徒。
         
        ……
         
        該不該說,傅儀清在帶孩子這方面一點經驗都沒有。
         
        幸好那時候的花菱還有前世的記憶,殼子里就是個老社畜,大一點能自己跑動了,就學會自己照顧自己了。
         
        花菱在五歲時才正式拜入師門,傅儀清拉著她的手,一步步走上當風閣。
         
        傅儀清立于玉階之上,回首對她說:“徒兒,修道一途就如這當風秉燭,看似火光熠熠,實則履薄臨深,稍有不慎就是個身消道隕的下場,你可想好要隨我修仙了?”
         
        花菱還記得自己的回答,她嚴肅著一張小臉,用尚且稚嫩的嗓音說道:“徒兒不怕,若為殉道而死,九死無悔。”
         
        傅儀清展顏一笑,領著她點燃了本命燈。
         
        燈火燃起的那一刻,花菱呆愣在原地,火苗映照在她失去神采的瞳孔中跳動。
         
        她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本命燈,只覺得有什么東西從腦中抽離了。
         
        傅儀清見她呆愣在原地,以為是自己給她刺疼了:“怎么了,是師尊把你手刺疼了嗎?”
         
        她拉起花菱的手仔細檢查,只有一個微不可查的針眼,半點血珠也沒有。
         
        花菱回過神來,心頭有一絲異樣的感覺,但又琢磨不透,只好說道:“沒有,師尊,我總感覺忘了什么東西。”
         
        傅儀清聞言笑笑,揉了揉她的頭,小孩子忘性大,想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走吧,回去再說。”
         
        師徒二人回去了。
         
        只留下太清峰第一盞弟子的本命燈孤零零地燃燒,微微的火光照耀著三樓。
         
        自此之后,花菱勤奮修煉,晝出夜伏,將太清峰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條,成為外人眼中太清峰最靠譜的大師姐。
         
        ……
         
        花菱從沉睡中驚醒,她想起來了,她是穿越的!
         
        在床邊趴著的小團子被花菱這一下給弄醒了,小胖手揉了揉眼睛,和剛坐起來的花菱一個對視。
         
        小丫頭當即就興奮地跑去院外,大叫道:“師尊!師兄師姐!大師姐醒啦!”
         
        小師妹嘩啦啦叫來一堆人,她的師尊、師弟、師妹在宗內的全給叫過來了,一群人擠在她的小屋里,將她團團圍住。
         
        傅儀清皮笑肉不笑地看著花菱,伸手掐住花菱的臉:“好哇,一個沒注意就把自己的魂火掐了,看看,這就是咱太清峰的大師姐。”
         
        花菱已經很久沒被師尊這么教育過了,尤其是還當著師弟師妹們的面,花菱臉被掐著,說話有些含糊不清:“師尊,窩奏是好奇,師弟師妹們都看著呢……”
         
        她企圖通過撒嬌來免去師尊接下來的一頓教育。
         
        傅儀清松開她的臉,氣得戳她腦門:“好奇?好奇你就能去掐自己的魂火?好險沒把自己小命給玩沒了!”
         
        花菱豁出去了,拋開臉皮,抱住傅儀清,埋頭:“哎呀,師尊……我這不是還活著呢嗎……就是睡了一覺的事兒,師尊就別說我了……”
         
        這一招卓有成效,傅儀清明顯消氣很多,她從袖中取出一面鏡子,扔給花菱:“自己照照。”
         
        花菱撈過鏡子一照,還是自己那張臉,五官端正,只不過額心多了一道細長紅色菱形花鈿,似花似火,艷光灼灼。
         
        她用手指搓了搓:“咦,搓不掉,這是什么???”
         
        傅儀清冷笑一聲:“你都不知道,我們怎么會知道。”
         
        “師尊,徒兒知道你知道的。”
         
        “這是你本命燈里的心頭血化的。”
         
        花菱:“然后呢?”
         
        “沒了。”
         
        花菱:“就是個裝飾?”
         
        傅儀清:“目前看就是這樣,行了,你先休息,我還要帶你小師妹去學堂。”
         
        師尊拎著小師妹走了,余下一堆師弟師妹們,湊上前來八卦道:“大師姐,你真的不是為了氣問劍峰那位嗎?”
         
        花菱:“?不是啊,發生了什么?”
         
        花菱同他們湊近,師弟師妹開始給她分享八卦:
         
        “問劍峰小師妹的本命燈不是滅了嗎?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誰也不知道她怎么樣了,本命燈已滅,問劍峰搜尋一遍無果,直接斷定人死了。
         
        師姐你那天掐了自己魂火后,問劍峰那位抽瘋要過來找你算賬,覺得你在暗諷他們放棄太早了。但師姐你自己也暈過去了,師尊三言兩語就把人打發走了。”
         
        三師妹興奮地補充道:“師姐,你不知道師尊怎么說的。”
         
        她清清嗓子,繪聲繪色地給眾人模仿傅儀清:“只見師尊冷冷一笑,同那位說:‘我家徒弟可是實心眼,魂火想掐就掐,想滅就滅。你不來感謝她也就罷了,還準備算賬?’然后問劍峰那位更氣了,反問師尊……”
         
        五師弟立馬接茬,語氣冷厲:“她做了什么好事,我還得感謝她?”
         
        三師妹繼續模仿,姿態悠閑:“我家徒弟替你們證實了啊,本命燈滅了就滅了,人死不死的可不好說,這不給你留了一線希望嘛,你可不得謝謝她。”
         
        語罷,還學師尊呷了一口茶。
         
        五師弟做出一副怒極的神色,偏又被這一套歪理懟得說不出話來,隨即恨恨拂袖而去。
         
        走至門口,他又折回來了。
         
        這就是花菱帶出來的師弟師妹,一個個都皮得不行。
         
        “哦,對了,小師妹的本命燈沒事吧。”花菱問。
         
        三師妹擺擺手,道:“沒事沒事,那天你倆被林子文送過來后,師尊又去檢查了一遍。”
         
        花菱坐在床上,小師妹……小師妹叫什么來著?
         
        “握草,舒瑤!”
         
        “怎么了,師姐叫小師妹干啥?”
         
        花菱壓下內心的震驚:“沒事,我要休息了,你們去做自己的事吧。”
         
        驅走了在這里八卦嘮嗑的師弟師妹,她好繼續梳理回憶。
         
        原來她不止是穿越了,她還是穿書!

        原文鏈接:http://wwww.qqtakl.cc/tpss-gx/1973.html

        本文版權:如無特別標注,本站文章均為原創。


        欧美激情碰碰